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ynk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我与黄钰生(字子坚)同志

李霁野

黄子坚
黄子坚 1987

在30年代中期,黄钰生同志和我就认识了。 他在南开大学任教,我在河北女子师范学院任教。 我想约他到女师任教, 但因为交通不便没有实现。 英文系一届演英文剧,我想请他指导,他因工作太忙也未能如愿。 我们为第一届毕业生开成绩展览会, 他应邀到校参观, 他仔细地看了,很赞成我们注意基础教学。

1937黄杨
1937年10月,南开同仁在长沙临时大学(右四为黄钰生,左三为杨石先,
右二为陈序经,右三为方显庭,左一为丁佶,左四为张友熙)

抗日战争爆发,我正在天津,亲眼看到南开大学被日寇轰炸焚烧,当时就知道人员已经安全撤退。 多年后我才知道,钰生同志为此出力不少。日寇对南开如此恶毒是因为南开的爱国主义教育进行得比较深入,爱国行动也比较突出。 日寇早已心中有数,这是他们镇压和奴役人民的下马威。 同时, 这也是南开大学的光荣, 其中有钰生一份功劳。

黄闻一多
西南联大“湘黔滇旅行团”的部分教师合影(右五为黄钰生,居中蹲者为闻一多)

抗战期间,南开大学作为西南联大的一校,迁到昆明,在十分艰苦的情况下,教育工作还进行的很好,培养出大批人才。 钰生同志在西南联大也担任主要工作,做出了贡献。 不过我们间毫无联系,我只在以后很久才听人略略谈到。 我想这些会有别的同志来记述。

解放以后,我到南开大学外文系任教,请钰生同志担任口语课。 同抗战前一样,他再三对我说, 一定要注意基础训练。 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见,并取得了一定成果。 有一段时间如教师课外搞点翻译工作,就要被扣上不务正业,名利思想,白专道路等等大帽子。 钰生和我只能徒叹奈何。 他鼓励我继续做点翻译工作,也就是带点头,改变改变这种不良风气。 我挤时间做了,并公开发表了新翻译的文字, 禁区总算半公开地冲破了。 我同时将抗战期间翻译的《莪默绝句集》打印稿送给钰生同志和几位教师,目的也主要在变变风气。 他对译文没有谈什么意见,不过赞成我这样做。

黄陈
黄子坚与陈省身 1986

约30年后,他突然谈到我的莪默绝句,并提到我的译文,我很惊异他的记忆力何以这样好。 这一点可以看出,他对事认真负责的态度。他主要谈的是诗的内容只是醇酒和妇人之类,不知对此我现在有什么看法。 此前他曾写过一篇短文,对李商隐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有很大的反感。可见他很注意文学作品的思想内容是否健康。

我说,莪默的生平事迹我们知道的很少,跟谈不到他的思想了。 我译他的绝句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我住在乡间,开始学写绝句,译莪默只是为练习练习这种形式。 那时手边也没有什么可译的书,对于思想内容也很少考虑。 “文革”期间译稿丢失了,我也不甚觉得可惜。以后得到一位亡友的手抄稿,我又重新看了看,为纪念他,我想应该保留,有机会还可以印行。 我现在的看法是,同李商隐的诗句一样,有消极的一面,但也有热爱人生,入世的一面,比玩世不恭,消极厌世的人生观好。 钰生同志没有表示什么反对的意见,却说绝句中却有一首表示积极思想的。(按:这是指“人间事事欠安排,颠倒是非大可哀,宁愿与君双携手,立新破旧畅开怀。”)

在钰生同志90诞辰时,南开大学和西南联大的不少同志集会为他祝寿,我也去了。 我很钦佩他老当益壮的精神,赠送他一本《妙意曲》,是祝愿他永葆青春的意思。我开玩笑说,希望他还有兴致,读书里的一些情诗。 他欢笑一声说,我一点也不老!你八十岁时在开会和旅游时,偷闲译情诗,我读读奉陪还不可以吗?!偷闲译诗的事,我在一篇短文中提到过,不料他竟过了目,可见他是很关心我的工作的。 这种友情的温暖很值得珍惜。

钰生同志调市图书馆工作后,他热爱工作,尽心尽力为读者着想,常常强调说,购置图书要有针对性,主要为经济建设,科技引进服务,把钱花在刀刃上。因此他总是亲自查看外国出版物目录,审查首先要购买的书。 年逾八旬,他还主动为馆员开设英文课。他一直坚持读书。有一次他同我谈起《红楼梦》中外两位译者的比较。他谈到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我很钦佩他这种认真的精神,诚实地对他自愧地说, 我已经顾不上这种工作了。。 他只说,搞翻译工作借鉴很有必要。 我很感谢他对我的委婉批评,我觉得这是对待朋友最好的态度。

同钰生同志近几年接触较多的时间是在民进开会。他发言给我的总印象是直率,诚恳,有时还有幽默感。 他热爱祖国,有民族自豪感,因此他对社会主义是坚信的,对共产党是热爱的,并参加了党组织。 他经过几个不同时代,对比给他的印象太深。 所有这一切都发自肺腑,感人至深。又一次他说,过去在旧社会帝国主义国家把我们看成奴隶,下等人,解放后有许多国家元首到首都访问,而不少年轻人对此毫不了解,处处感到不如意,真令人不解。 他特别对我说,你是搞文艺的,把过去的一切写写,也是很有意义的嘛。

人若爱之深,就会恨之切。对于目前的一些不良现象,他痛心疾首,直言不讳。在我们的祖国正需要这样正直无私的人多多益善的时候,钰生同志溘然长逝了......希腊哲人把人生比作火炬竞走,后生的责任就是从前人手中接过火炬,跑下去,并使火炬发出更大的光辉。

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8/17/2011 |
©2008-2009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