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globewords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大千世界》

工程院院士家境寒酸 顶住癌症折磨刻苦钻研

zangkemao 你能相信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家会是这样吗——除了客厅铺着最简单的塑料地板革以外,屋内其他地面都是磨得锃亮的水泥地。家里陈设的都是几十年前的老式家具,而所有的家电全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款式。

   就在这套朴素的单元房里,78岁的装甲兵工程学院教授臧克茂和他卧病在床的妻子已经生活了30多年。其间,臧克茂不仅顶住了伴随自己17年的癌症折磨,更从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成长为我军坦克装备领域的顶尖专家。

   金秋时节,记者来到京郊卢沟桥畔的装甲兵工程学院,探访臧老不平凡的一生。

     病痛夺不去工作意志

   1932年,臧克茂出生在江苏南部一个小地主家庭。19岁时,成绩优异的臧克茂考上浙江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刚组建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家庭出身问题让臧克茂惴惴不安——“哈军工会接收地主的后代吗?”问号很快被院长陈赓大将的一席话拉直:“我是大地主家庭出身,还救过蒋介石的命,照样参加革命,为革命做工作,你们怕什么!”

   年轻的臧克茂心里豁然开朗。靠着扎实的专业基础知识和良好的俄文、日文、德语、英文功底,入伍第二年,他便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6年,随着军队体制编制调整,哈军工整体撤编,臧克茂和战友们集体转业。他被安排到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工作。

   1979年,听说装甲兵工程学院派人到驻哈尔滨的院校选拔教员。臧克茂立即报了名,“我从来都不想"默默无为",要有所作为就要搞点新东西”。不久,47岁的臧克茂再次穿上军装,成为一名装甲兵。从此,年近半百的他开始了学术上的又一次爬坡。

   上世纪80年代,我军主战坦克炮控系统大大落后于世界水平,瞄准时间长、射击精度低,成为制约坦克战斗性能的瓶颈。1987年,臧克茂以此作为自己科研的突破口。

   1991年初,海湾战争爆发。电视新闻报道了发生在幼发拉底河谷的一场战斗:5辆伊拉克坦克遭遇3辆美军坦克,结果还没来得及开火,就被美军坦克的火炮命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5∶0”的战果,不仅出乎常人预料,也让臧克茂越发感到急迫。臧克茂决心攻下PWM技术应用于坦克炮控这道难关。

   几年寒来暑往,眼看着科研攻关初见眉目,另一场与病魔的战斗却突如其来。

   1993年初春,61岁的臧克茂被检查出得了膀胱癌。

   他愣住了,但很快冷静下来,作出两个决定:一是不让领导和同志们知道自己患病,否则肯定不能继续搞试验;二是抓紧抓紧再抓紧,一定要在病情无法控制之前把课题解决掉。

   为了不让人知道自己患病,每次去医院检查,他都特意不用学院配备的教授专车,而是独自乘公共汽车前往。

   穿刺、活检、理疗、化疗……频繁的手术,导致他血小板和白血球数量降到正常人的一半,体重骤降20多斤,尿频、尿急等症状不断加重。

   但是,为了尽早完成试验任务,他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使他常感头晕乏力,一次洗澡时竟跌倒在浴室,头部磕破,缝了6针。第二天一早,他戴上一顶大棉帽捂住伤口,照常出现在实验室。

   1995年,我国第一台PWM炮控装置终于研制成功。然而,就在PWM装置即将进行实车试验时,厄运再次袭来——在一次常规检查中,臧克茂又被查出前列腺结节,不排除为癌症。为了确诊,隔一段时间他就要进一趟手术室,进行穿刺活检。为防止创口出血,他用棉垫卷成卷抵住创口,仍然坚持工作。

   PWM装置正式列装后,一举使我军主战坦克火炮瞄准时间显著缩短,射击命中率大幅提高。此后,臧克茂一鼓作气,带领学生取得一系列成果,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炮控系统的体系结构和控制方法。

   如今,他带领的团队的研究成果已经广泛应用于我国多种型号坦克,使火炮瞄准时间缩短47%%,命中率提高35%%,静默待机战斗时间增加了1倍以上。

     伉俪情深携手四十载

   了解臧家的人都知道,病痛的阴影一直笼罩着这个家庭。26年前,臧克茂的妻子于凤元患了多发性硬化症,这是一种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根治的方法。随着病情的加重,于凤元左眼失明,手脚僵硬,生活不能自理。

   臧克茂在陪妻子就医的过程中了解到,中医的针灸疗法或许对健康有帮助。于是,他就仔细观察中医师的针灸手法,还买来中医和针灸方面的书籍自学。

   为练手劲儿和针感,他先在自己的身上做实验。一次,他没扎准穴位,疼得额头上直冒冷汗。

   “老头子,别扎了,你要是扎瘫了,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妻子心疼得直流泪。臧克茂却深情地对妻子说:“你这些年付出的太多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我遭多大的罪都值得。”在臧克茂的悉心照料下,妻子的病情逐渐有了好转。

   20多年过去了,妻子的身体还维持在一个基本稳定的状态上。301医院的医生都感到,这是个奇迹。

   臧克茂从来不愿意因为自家的事麻烦他人。这些年来,他几乎都是独自照顾妻子,连女儿都很少被他叫过来帮忙。每天早上出门前,臧克茂都要做好早饭,放在餐厅的餐桌上。如果要出差,他会提前做好未来几天的食物放在冰箱里,再把药按早、中、晚的顺序包好,放在妻子的床头。

   因为工作很忙,臧克茂常常要将近午夜才能回家。为了让妻子放心,他就和妻子约定每天回家后轻轻地推一下妻子的房门。

   2007年11月2日,是臧克茂全家人都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那天晚上,3个女儿迫不及待地赶到家里,向父亲表示祝贺。

   臧克茂当着几个女儿的面,慢慢地走到妻子身边,郑重地说:“没有你的支持,我很可能当不了院士。你为这个家庭付出的太多了!”说完站起身来向妻子鞠了一躬。

   人生不能被生活所累

   与很多高级知识分子家的一尘不染、窗明几净不同,臧克茂的家里略显凌乱。“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收拾房间。我们家每天都要开窗通风,但我没有时间天天打扫卫生,10天打扫一次就够了。”

   “我一般是在开始吃饭的时候打开洗衣机,等饭吃完了,衣服也洗好了。”他实在不愿意在生活琐事上花时间。“按照规定,我可以享受正军级待遇,住220平方米以上的大房子。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房子是为人服务的。如果为了一套大房子,我要花很多时间来打理它,那人就变成房子的奴隶了。”

   对待房子如此,对待其他生活事宜也是这样,几十年来,臧克茂在生活上一直保持一切从简的态度。臧克茂挽起裤腿露出脚踝上的黑色袜子:“你看,这双袜子我穿了五六年了,可能因为是尼龙的,所以特别结实,怎么穿也穿不破。”

   臧克茂的生活理念几十年来从没改变过。“我不怕别人说我穷,说我土。人生的意义应该是事业有成,并得到他人的认可。”

   可能是这种朴素的生活观让这位78岁的老人一直保持着一种年轻积极的心态。“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觉得自己身体挺好,没有城市人的富贵病”。

   而对于“退休”,身患癌症17年的臧老觉得自己和这个词压根儿没有关系,他每天准时到办公室,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老了,我觉得自己干什么还和年轻人差不多。”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7/2012 |
©2008-2011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