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700
60

中巴友谊源远流长

—回忆27年前李克强访巴往事

周轩进

在电视上看到李克强总理在访问巴基斯坦的演讲中深情地回忆起他27年前首次访问巴基斯坦时收获的“巴铁(巴基斯坦铁哥们)”友谊,并用他在那时学到的一句巴基斯坦乌尔都语欢呼“中巴友谊万岁”。在巴基斯坦人民的热烈掌声中,我回忆起了27年前和李克强同志在巴基斯坦的一段难忘的往事。

chinapakistanfriendship

当时,我担任光明日报驻伊斯兰堡的记者,负责记者站的全部工作。尽管是个休息日,我仍在伏案工作。忽然间接到了当时光明日报负责人王晨打来的电话。王晨说:“老周,我现在随李克强同志率领的中国青联代表团来到了巴基斯坦。因为原考虑有巴基斯坦方面接待,不想打扰你了,就没有事前通报你。可我们现在到了伊斯兰堡机场好几个小时了,没吃没喝,也没人来接待。幸亏我带了你记者站的电话和地址。看能否先到你记者站歇歇脚,给我们搞点吃的喝的,再想办法?”我连忙回答说:“你是我们的领导,怎么这么客气!”立刻放下电话把他们接回了记者站。

当时的光明日报驻巴基斯坦记者站设在伊斯兰堡一个富庶的小区内,和人民日报记者站合租了一栋两层高的小别墅,一家半边,中间自然隔开,彼此互不干扰,并附有宽大的院子。因经常有交际活动,客厅很大,足够开办个家庭舞会的。因此,接待李克强他们这个代表团临时休息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招待他们用餐和休息时候,我着手了解情况。

开始问到大使馆和巴基斯坦外交部等单位,他们查问后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中国代表团来访,我也有些着急了。这时想起了中国驻巴记者们的好朋友,巴基斯坦新闻局的局长。这位局长是位为人宽厚的长者,平时对中国记者几乎是有求必应,十分帮忙。中国记者们都视他为长兄。记得前年李先念担任国家主席后首访巴基斯坦,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在内的几十家媒体和记者都在各出奇招,抢发新闻。当时由于技术所限,还只能即时传输黑白新闻照片。我在为光明日报抢发成功首家长篇通讯后,又另辟蹊径,抓拍了一组李主席访巴的彩色照片。后被新华社彩色新闻杂志大量独家刊出。事后我请这位局长把杂志样刊送给哈克总统留念。他不仅很快办到,且给我带来了哈克总统为表示感谢送我的一台巴基斯坦玉石(大理石)台灯作为纪念。后来得知局长的一位亲属去世,中国记者们一致推举我写一封真诚表达我们感情的英文唁电。老局长收到后曾感动的热泪盈眶……。

这时,当我请他帮忙,代为查找李克强同志的代表团他们的接待单位。尽管这不是他份内的工作,又适逢休息,但出于“巴铁”的情谊,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帮忙。

同时,我一边忙着了解情况,一边安慰代表团的同志。我说,这里面一定是有所误会,巴基斯坦对中国来访的官员,不要说正部级,只要是副部级,都一路上警车开道,总统接见,超规格接待。而巴基斯坦老百姓对来访的中国人都像“哥们”一样,绝不会故意怠慢。

这时,老局长的电话来了。原来情况是这样的:由于两国的国情不同,巴方对李克强所率青年联合会代表团的性质不甚了了。不知道是中国部长级领导率领的代表团,以为不过是一群学生娃娃组织的纯民间组织。因此没有列入外交部门的接待计划。而巴方又没有类似中国共青团或青联这样一种长期固定的青年组织。因此接到来访的要求后,是由巴方一些热爱中国的青年,自掏腰包,自发临时组织起来的接待班子。

chinapakistan

李克强同志当时虽然已担任团中央书记,但这次来访,并没有表明团中央负责人的身份。如果表明了团中央身份,虽然两国国情不同,巴方还是知道当时的中国的总书记胡耀邦同志是从共青团升上来的,多少会引起一些注意。但对于“中国青联”是何方神圣,确实毫不知情。此外,由于当时的青联组织缺少外事经验,曾三次推迟访巴日期。最后一次虽然通知巴方了,但对于巴方要求“确认”的回电,没有答复,致使巴方自发组织的接待班子误以为访问取消了,因此,接待班子也就自动解散了!现在巴方正在尽快召集解散了的接待班子,请我方耐心等待。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有了接待方的消息,克强同志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为成功访问积极准备。为了更好地投入中巴友好之旅,还特意问我“巴基斯坦话,中巴友谊万岁怎么说?”

临近傍晚时,巴方的接待人员终于兴冲冲开车来到了我的记者站,一见面就连连抱歉说:“哥们,实在对不住了,是我们搞错了,让哥们受屈了!”克强同志自己也是一个胸怀坦荡,心直口快的人,立刻被巴基斯坦朋友的这种真诚歉意和满腔热情所感染,愉快地随着这些哥们踏上了中巴青年的友谊之旅。我也继续埋头我一时中断了的工作。

几天后,李克强一行顺利完成了访巴行程,准备赴印度访问前夕,又专门来到我记者站,向我辞行和表示感谢。我问克强和王晨同志访问顺利吗?克强同志熟练地用刚刚学到的乌尔都语风趣地回答说“中巴友谊万岁!”表达了他顺利完成访问的愉快心情。

我说:“你们行程紧,打个电话就行了,还专门跑来辞行,太客气了。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料克强同志非常直爽地回答说,“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我也就不客气了。老周你能不能再给我们带一些罐头?”他见我一愣,连忙解释说,“由于我方联络不畅,一度被凉在了机场,好歹有你帮忙,巴基斯坦朋友又真够哥们,总算顺利解决。但我担心下一站到了印度还会遇到同样问题,到那时,印度朋友是否会像巴基斯坦朋友这样热心?而且又没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了,会不会再饿肚子?你还是多给我们准备些罐头,有备无患吧!”我一方面安慰他们说,我们已请巴方通知印方接待单位做好接待衔接工作,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有备无患也好,万一吃不惯印度饭了,吃点中国罐头也可调剂一下。”于是给他们装了满满一旅行袋的各色罐头和小吃,以保无虞。我一方面也暗自想到,李克强是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年轻人才。遇到意外的危机时,不仅能够从容应对,还能想到为防止可能发生的新危机,预作最坏的应对准备。这一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于是叮嘱他们在印度的一些注意事项,给了他们一些“清凉油”等小礼品,告诉他们,通关时给印度海关人员一点这类小东西,可保顺利通关。但到了大街上千万不可给讨要的小孩礼品或小费,否则,给了一个,会被一大群小孩围住而脱不了身……。

李克强和王晨一行和我挥手告别时说,“回到北京再聚!”我幽默地回答说,再聚时克强请客啊!克强笑着回答说“一定!一定!”

这时,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和电视面前。看到巴基斯坦的反对派和候任总理谢里夫居然为了欢迎李克强总理和现任总统和总理等势不两立的两派竟然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真是不胜惊奇!

正如李克强总理曾亲自体验过并所指出的,中巴友谊是深深根植于两国人民之间的,是超越于党派利益之上的。

chinapakistan

李克强总理的这次访问巴基斯坦之行,仅从国际外交礼仪上来说,也是创造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奇迹。飞机飞进巴基斯坦领空后,巴方派了六架战斗机护航,一下飞机就是21响礼炮致敬,不仅如此,现任总统和总理同时亲自到机场迎接。现任总统和总理与候任总理一起参加会谈……。

这一切都不能用高规格来简单概括,甚至也不能用超规格来概括,而是超超超规格的接待,几乎超越了一切现存的外交礼仪规格,只剩下“巴基斯坦铁哥们”的情谊!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5/26/2013 |
©2008-2013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