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爸爸妈妈的白金婚风雨情 (三)

周轩进(1970届)

wholefamily
爸妈白金婚与周轩进兄妹五人合影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都有一个为他奉献的女人。爸爸妈妈的关系也不例外。爸爸在工作事业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但在生活上却是一个不太会自理,永远也离不开妈妈照顾的人。有一次爸爸在中南海开了一夜会,清晨时离开,不想过早地叫醒司机,打算自己乘公交车回去。当售票员要爸爸买票时,爸爸才意识到自己兜里没有一分钱。因为爸爸从不到商店去买东西。发了钱都交给妈妈,自己从来不带钱。尴尬之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四分钱邮票,问售票员可不可以买票?售票员又好气又好笑,看看爸爸不像个耍赖逃票的人,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下次上车一定记着带钱。尴尬之余,爸爸像一个被赦免的犯了错误的小孩了一样落荒而逃。还有一次妈妈开玩笑说爸爸离开她几天就得饿死。因为爸爸什么饭都不会做。爸爸不服气地说,“我会煮挂面”。结果一试,把挂面放在冷水里,全都煮成了糊糊!引得全家哈哈大笑。

当然,再好的夫妻也难免有矛盾。解放初期,为了更好地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妈妈在北京大学办的工农速成中学毕业后原打算继续上北大。但我们兄弟姐妹5人,外加一个没了父母,与我同龄的小姨,都要爸爸妈妈抚养,还有我的老奶奶,一家八、九口人,靠爸爸的一个表嫂“大大”,照顾不过来。爸爸虽然是“高干”,但没了妈妈这份收入,还是常常入不敷出。常要靠爸爸给人民日报或大公报等写稿,来补贴家用。那时,我非常羡慕哥哥,小小年纪,就能帮助爸爸誊写稿件,协助爸爸养家了!记得一年爸爸靠积攒的稿费,买回了一台“五灯收音机”,全家都高兴得不得了。从此,每当少年儿童节目“嗒嘀嗒———”的声音一响,爸爸都要招呼小妹妹小玲过来:“小喇叭开始广播了!”。每逢春节,我们全家也可以在家里听到侯宝林的相声了!------。妈妈要继续上学深造,就没有工资了。在经济,家务,孩子,老人,和爸爸工作繁忙的多重压力下,为了爸爸和这个家,妈妈只能选择牺牲自己的前途,放弃继续上学。

母亲由于常年在父亲领导下做人事工作,父亲总是坚持共产党人先人后己的原则,同时认为,做人事工作的同志,应该最后提级才能服众,才能做好其他同志的政治思想工作。因此,每次遇到提拔机会,都把母亲压下来,把机会留给别人。由于爸爸的一压再压,母亲作为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参加革命的老干部,从未犯过错误,直到离休时,才是副处级,而当年革命队伍中资历能力相同的老姐妹,绝大多数都是司局级或更高级别离休。年老多病时还不得不和年轻人一样排队挂号。看病硬要挤公交车,直到一次被车门夹断手臂才作罢。小时候常听粮食部的干部们说妈妈“党性强”,当时只知道他们是在夸奖妈妈,但并不懂“党性”是什么意思。直到入党多年后,才懂得了这份夸奖的份量。外交部老干部局面对母亲这种少见的低待遇情况,十分尴尬。后来, 根据国家有关政策,才解决了母亲医疗的司局级待遇。
爸爸曾因在非洲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妈妈也因病经历了大手术。他们能够在几次危及生命的疾病中挺过来,也是得以庆祝自己白金婚的不可忽略的原因。我的叔叔婶婶虽然能从被打为“右派”的苦难中挺过来,成为享誉国外的知名学者,但终于未能挺过疾病关,就是一大遗憾。

为了人民的利益,爸爸曾以“不怕杀头,不怕老婆离婚”的英雄气概,向党中央如实报告严重的灾情。爸爸制止单位幼稚“年轻人”上街于先,舍身护犊力保“年轻人”出国于后------。在大风大浪的考验中,处处体现了爸爸毫不利己,一心为党为民的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爸爸现在老了,思维有些迟钝了,但仍尽量坚持生活自理。妈妈则像当年照顾我们这些孩子一样,无微不至地关怀着爸爸的饮食起居和身体健康。爸爸每次起夜,妈妈不顾自己80多岁的高龄,都要亲自起来扶爸爸如厕,多少年如一日。因为妈妈既放心不下爸爸,也不愿影响保姆的休息。

现在,爸爸妈妈虽然因为年老体衰,无法再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但他们七十年的白金婚经历永远是我们强大的精神支柱。在党中央的关怀下,爸爸有了正部级医疗待遇,较好地延缓了爸爸脑力的衰退,妈妈也解决了司局级待遇。他们这些离休老干部都大幅度地提高了退休金待遇。得以安享晚年。爸爸晚年写的一首诗,充分体现了爸爸妈妈退休后的心情: 
“肩上无负担,心中无块垒;平生万事足,盛世享余年。”

虽说“万事足”,爸爸还是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回安徽肥西老家一趟。但终因年老体衰,被我们兄弟姐妹劝阻。爸爸当年投笔从戎前,曾当着众乡亲的面,掷石子于绕村一圈的圩河中,誓言:“不驱鞑虏,不革命成功,誓不返乡!”在爸爸90大寿前,我和姐姐一起回老家,看望了周家的家族聚集地“周老圩子”和爸爸的出生地“康弯圩子”,为爸爸捧回了家乡的土壤,替爸爸还了这个愿。

爸爸出身的周家,在历史上是安徽省数得上的名门望族。至今周老圩子里,还生长着一颗巨大的玉兰树,上面挂着一个“慈禧太后御赐周家”的大牌子。慈禧小名“玉兰”,钦赐与自己乳名相同的大树于周家,可见当时对周家的器重。据肥西史料记载,到民国时,周家仍然势大。黎元洪大总统,为拉拢周家,曾千方百计地要把自己女儿嫁到周家。解放后,族人们则以周家出了爸爸这样一个人物而感到自豪,并多次恳求爸爸出任周氏家谱编修委员会的主任。我和姐姐访问周老圩子时,当地纪念馆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当年的族人们却都认为爸爸是一个“弃家投(共)匪”的“逆子”。奶奶也因早年丧夫,又有了个共产党的儿子,受尽了家族和社会的屈辱。但奶奶是大家闺秀,虽然有一双缠足的小脚,却自小识文断字。深明大义。支持爸爸革命。我小时候就常看奶奶阅读《东周列国志》等长篇历史故事。我和姐姐从家乡回来后向爸爸报告,家乡的人们大多已富裕起来,有的承包了果木园,有的以家族史为招牌,开了乡村家庭旅馆,还有的族人成了现代企业家,如上市公司“海螺水泥”工厂的董事长以及信息产业的领先企业等。对几个尚存的家乡老人,我们也替爸爸给了一点钱。最后在我爱人甄小英的学生的帮助下,在合肥最新的“天鹅大酒店”招待了族亲们,使爸爸未了的心愿稍得宽慰。

在爸爸的客厅和书房里,至今悬挂着爸爸的两幅座右铭:一副是陈云同志的名言:“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一副是爸爸自己的格言:“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是爸爸妈妈一辈子做人和做事的准则。爸爸一生中在党内的职务和地位一直都不高,但却总处在一个能影响全局的关键岗位和风口浪尖上。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为了恪守自己做人做事的准则,他们曾和李一氓、方毅、李先念、陈云,周恩来等许多中央领导同志一起,经过了战争风云,度过了党内一次又一次的惊涛骇浪。在祖国盛世的今天终于迎来了他们结婚七十周年的家庭喜庆节日。

好久不看电视新闻的爸爸,在胡主席访美期间,一直守在电视机旁,不断地赞叹“真精彩!”他们当年在新四军结婚时,四周燃起的是抗日烽火,到处都是子弹飞,枪炮响。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还处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积弱贫穷,山河破碎,无以为家。七十年后,在他们庆祝自己的白金婚时,四面升起的是庆祝新春的礼花,周围响起的是喜庆的爆竹声。他们亲眼看到了国家民族的繁荣富强,看到了我们伟大的民族不仅从此站起来了,而且胡主席和世界头号强国的总统平起平坐了!他们毕生为之奋斗的理想终于实现了!老人家能不连呼“精彩”吗?在电视里传来奥巴马总统欢迎胡主席的21响礼炮声中,我按爸妈提供的部分诗句和意思,整理成一首小诗。其中最难的是要用七个字概括爸爸妈妈这七十年经历的大事,包括: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国后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时期(反右派,反右倾等)以及“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等。苦思一夜,用“改”与“革”两字的拆与合,解决了这个问题。尽管这句出于我手的诗句,被姐妹们嘲笑为整诗中“最蹩脚的一句”。可怜“江郎才尽”,想不出更好的七字句来,还是允许我用爸爸妈妈的这首小诗来结束本文吧:

白金婚书怀

连理七十岁蹉跎,抗战建国改而革;

度尽劫波夫妻在,相视一笑慰家国。

                        周轩进完稿 于2011年2月14日(情人节)

(全文完)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4/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