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兔年讲一个兔子的故事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于效英(1970届)

两年前的秋天,有一次我们进山里玩,那是银山塔林的后面,一条非常僻静的山沟。山沟里还有几座小山丘,有的山坡上长满了栗子树,也有的山坡上是一片片松树林。上山的小路沿着山脊曲曲拐拐一会儿经过栗树林一会儿又穿过松树林。小路的两旁到处布满荆棘和酸枣棵子,那酸枣是又红又大,酸甜适口,一路上就是不断地摘酸枣吃,专挑树尖上红透了又鲜亮鲜亮的,真好吃!

tworabbits

自从发现了这个好去处后,我们就隔三差五的过去一趟。除了有酸枣外,当然那里的空气更是没得说了!头上是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脚下是山花草丛,整个人是在大自然的包围之中。因为已经过了十月份,老乡们已经把栗子收完拣净。这个时候我们是被允许来搞小秋收的。我们仍然可以有很多收获!那些长在树尖上没有打净的栗子这时完全熟透了,在树上自己裂开,又大又亮的栗子散落在树下的沙土地上,草丛中,一会儿就可以拣一兜子!真是乐趣无穷!我正在沿着一条山坡往下走,两眼在搜索地上的栗子,突然,一只黄褐色的大兔子从我的脚下窜起,一溜烟似在草丛中一上一下跳着往山坡上方逃跑了,我还没有回过神来,脚下又有两只小兔子连滚带爬地往山坡下方逃跑。因为它们太小了,我几乎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把它们抓住了。它们并没有挣扎,我把它们放在草帽里,激动地也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走。我抓到它们完全是没有思索的动作,可是到了山下我才想到这么小,还是放回去吧!可是我又想起老乡们说过,如果你用手碰过了的小兔子,老兔子是不会再抚养它们了!就这样我们把它们放在一个纸盒子里带回了家。

进城后,我们先到超市买了一套婴儿的奶瓶,奶嘴和几袋牛奶。可是到家一看,它们实在太小了,婴儿的奶嘴根本放不进它们的嘴里。我们翻遍抽屉找到了一只眼药瓶,又找来一段气门芯,装在眼药瓶上,然后把瓶子洗净再把后盖打开,灌进牛奶,这头的气门芯正好可以放进小兔子的嘴里。一试,还真管用!小兔子真的一口一口的吃!就这样,牛奶一直喂了一个多月,眼瞅着它们在慢慢地长大。后来,我又到附近森林公园里给它们采些青草,每次我们到山里玩也总是给它们带回些青草。有时我们也给它们把青菜的叶子洗干净再晾干给它们吃,有时也切些胡萝卜给它们吃。总之,一直就这样青草青菜配着牛奶来喂它们。它们长的很快,几个月后就长成大兔子了。但是,我们发现两只兔子的发育不太一样,一只发育的明显比另一只快。后来我们又发现,那只发育慢的兔子不仅个头小而且两条后腿似乎有些毛病,直不起来,也没有那只大的跑的欢。我们想是不是它吃不过大的,所以才发育的慢,从那以后我们每次喂牛奶的时候都特意多给小的吃些,另外,也多给它吃些菜。但是不管我们如何给它加餐,它还是长不过大的一只。那只大的是越长越快,很快就比小的两个还大!

rabbit-single

我们把整个凉台封上,作为它们的活动场所,给它们做窝的纸箱子已经换了三个,箱子里的草每两天就换成干净的,我们还培养它们在固定的地方拉屎撒尿(其实这不用培养,它们本来就有在固定的地方排泄的习惯,因为它们是凭这个习惯记住它们的出入路线)。 很快就到了这年的春节(第二年的二月),大年三十,窗子外面的鞭炮声不断,大的看起来很快就适应了,小的却吓的直哆嗦,我把它们都轰进到窝里。可是到了半夜新年钟声的时候,我们窗外的鞭炮声响彻云霄,因为我们家在22楼,礼花和鞭炮正好蹦起来在我们的窗子外面炸开,我们的玻璃窗有好几个地方都留下了火药的黑色,我们的纱窗也有一处被炸了一个洞。这时突然小的兔子窜出窝外大叫一声倒卧在了地上,身体在哆嗦。我赶紧把它用了一块布包起来,放在一个盒子里,盒子里放满了新草,然后把它放在了屋里的卫生间,这样鞭炮的声音稍小些。第二天一早,我打开盒子一看它已经僵硬了。我只好把它拿到楼下我种的石榴树旁把它埋葬了。罪过呀,真是罪过!如果不把它们拿到它们并不喜欢的城里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而另一只,早晨照样吃草,喂奶,没有什么变化。

又过了2个月,到了春天,地上又长出了青草,这只大的兔子也已经长到有两三斤重近一尺多长了。我们决定把它再放回到那条大山沟去。那天天气非常好。我们又来到那条大山沟,我把它放在一个大包里,很重,背着它找那个曾经发现它们的山坡。在一片青草茂盛的山坡上,我打开了包,放它出来,它慢慢地爬出了包,然后又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就径直的往山上方跑去,跑了大概有十几米的地方,它回过头来望了望我,是感谢我吗?我不敢奢望。然后看着它就扭着圆圆的屁股一溜烟似的钻到树丛中去了。我原本想训练它们能听懂我的哨音,为此,我专门买了一个裁判哨,每次喂食的时候就吹哨子,想让它们慢慢地习惯我的哨音。但是我失败了!后来我们又曾经多次去那条山沟,进去后我就使劲的吹哨子,总是希望大兔子能在什么地方跑出来,哪怕只是露一下脸。当然我一次也没有再见到过它。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3/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