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常甸村的奶水哺育过我

于效英 (1970届)

yeye
左图:这是我爷爷当年在抄写完1946年12月5日的《冀东日报》上关于我爸爸追悼会的内容后以我的名义写下的一段注解。实际上是留给我的,是希望我长大后能够知道自己的爸爸埋在了什么地方。这份资料是在我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写下的,直到我上了高中才从我姑姑那里得到。
-------------------------------------------------

1946年11月27日我爸爸黎耘因为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环境因劳致疾不幸病故在今天的迁西县常甸村。

因为国民党军队进攻根据地的形势很紧张,组织上当时并没有把我爸爸病逝以及后事料理等等这些事情通知我爷爷,等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派交通员把刊登有详细报道我爸爸追悼会的1946年12月5日的《冀东日报》送到我老家交给了我爷爷。为了避免敌人破坏当时我爸爸墓地没有立碑,报纸上也没有报道坟墓的所在地,所以我爷爷就问送东西的交通员人埋在了什么地方,交通员大概是迁安那边的人说“常甸”的口音听上去就是“长田”。

当时我老家还是国统区,因此爷爷怕共产党解放区的《冀东日报》会被坏人发现,另外当时解放区的报纸纸张的质量都不太好,很容易发黄变硬,最后就成了碎片,为了长久的保存,我爷爷就每天晚上在小油灯下用毛笔小楷抄写这些报纸上的报道。

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老人家悲痛欲绝,这也是老人家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对失去儿子的痛心和悲哀。一共抄写了两套,一套留给自己,另一套是留给也是他唯一的还在襁褓中的孙子。我是上了高中后才拿到这份宝贵的资料。从爷爷那一页页一笔一划工整的毛笔字不仅看到了爷爷文化上的深厚功底,更看到了爷爷的深情厚意,看到了老人家对儿子和对孙子的无限思念。这两套宝贵的资料至今都保存完好。

我爷爷手抄的《冀东日报》的最后面,他老人家特意另外用了一张纸在上面写清楚:坟设冀东迁安县长田庄。意思就是告诉我等将来长大了好能够知道自己的爸爸埋在了什么地方,到了清明节的时候好去上上坟扫扫墓。

迁安县解放后分成了迁安和迁西两个县,我分别给这两个县的党史部门发信,希望找到这个长田庄。但是用了好长时间费了九牛二虎的劲也没有找到这个村庄,因为后来才知道根本就不存在有用这个名字的村子!

有一天,我找到了迁西县党史办的尹玉录副主任,他想了想,嘴里念叨着长田,长田,突然,他告诉我:是不是常甸呀!后来,经他亲自到常甸这个村子了解情况,还真就是这个常甸!

村子在一条小山沟里。村子里的老人们都还记得我爸爸当年在他们村子养病最后病逝并埋葬在他们村后的小山坡上的事情。当年冀东行署公安局就驻扎在常甸村山口外附近大约有十来里地的一个小村子(比古岫村)。当地人叫常甸这两个字的口音听起来就是普通话的“长田”。
当年由于我爸爸的病情日渐加重,我妈妈心急如焚,由于着急上火没有了奶水,所以我在村子里今天被李家大姨抱走,明天又被抱到张家大姑家,总之是没有少吃村子里大姑大姨们的奶水。这样看来我本来也就应该算是这个村里的人。

后来我去了几次常甸村,村里要在我爸爸原来的坟前立碑纪念,但这要刨掉两棵树,我坚决不同意。因为,在解放后修建了冀东烈士陵园,组织上就把我爸爸的遗骨重新迁移安葬到了烈士陵园,这里就没有必要再立碑了,更何况还要刨掉已经多年结果的老树!

我捐款修理了村里小学的门窗和课桌椅,后来通过青基会又给学校捐助了个小图书室。也算对为当年爸爸养病时村里做了那么多事的一个小小回报吧。至今我仍然保持着与村子的联系。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3/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