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umniemblem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logo -- 知识就是力量

南开大学蒙难77年祭

化学系校友Flying (英国)

继1937年七月七日日本兵燹北京,又把魔爪伸向天津。同月29日凌晨二时左右,日军飞机轰炸南开大学,该校木斋图书馆被炸毁,30日清晨再次轰炸了南开,前后肆虐四小时,37处起火。同日下午2时,日炮从海光寺兵营向南开大学射击,3时许,日军骑兵百余人和数辆满载柴油的卡车驶进南开大学,对未炸平的校舍泼油纵火。顷刻间全校一片火海,烟云蔽日,使校方损失达350余万元(法币?),占全国高等院校全部战争损失的1/10。

nkm
木斋图书馆

nkm
日寇轰炸后的木斋图书馆

从上世纪的六十到八十年代我在南开学习、工作先后有十多年,奇怪的是,在此期间,南开的领导对南开的蒙难从未提过,更无纪念活动。65年,开展社会主义教育,系领导邀请老校工忆苦思甜,老人控诉旧社会:一位大学生的帽子被风颳到河里竟让他下水捞回。提到河,他想起一段往事,“日本鬼子轰炸南开的夜晚,是我划船把张佰苓校长送走的。”会议的宗旨是不忘阶级苦,民族恨可以忽视,他的回忆没有一点反响。在南开多年,我听到对日本毁校暴行的控诉,这是唯一的一次。

zhang
张伯苓校长

在罄竹难书的日寇侵华罪行中,南开的厄难仅仅是一小部分,在南开人的心里却永远是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我是在1950年知道这段历史,小学生的我与同班同学在班主任谢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南开校园参观,那时,炸毁的图书馆的残垣已被清除,但地面仍是高低不平,谢老师指着地面的残迹徐徐道出这段悲史。我尚记得:那是春寒料峭的早晨,几个小学生垂首伫立,周围轻悄悄的,只有风中回荡着谢老师的声音,一颗仇日的种子深深地埋在我稚幼的心中。今年七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山口县举行的演讲中称,二战期间“日军在占领区建立学校,使当地居民更为开化”,真是信口雌黄,无耻之尤,娼妓竟要立贞节牌坊。

南开园有座怪楼,大门开在旁侧不在正中,原来这是半截楼,另一半毁于日本战火,本可以写几个字说明这是日本暴行的罪证,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于是,这座残楼顶着个美丽的名字“芝琴楼”,以丑陋的外观为南开又服务了半个多世纪。

七十年代,特别是中日建交后,中日友好之声响彻云霄。双方高层往来频繁,诗歌酬唱,颇有一家至亲的感觉。于是,国人纷纷东渡,改姓嫁人,当苦力背死尸,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亲日以至媚日,其嚣甚上,明星可以身着日本军旗的服装走秀。还有什么“感谢日本侵华”的言论,现在想想都觉得汗颜。养虎遗患,日本近年对我国如此张牙舞爪,是不是与此有关联?

習近平力挽狂澜,在非”五”、 非” 十”的七七事变77周年,亲临卢沟桥义正严词地表示:“历史就是历史,事實就是事實,任何人都不可能改變历史和事實。付出了巨大犧牲的中國人民,將堅定不移捍衛用鮮血和生命寫下的历史。任何人想要否定、歪曲甚至美化侵略历史,中國人民和各國人民絕不答應!” 習近平乃我天朝第一男儿!在南开大学蒙难77周年之际,南开是否应该有点动静?名声斐然的南开校长,你可有这份机灵?

日本炸毁南开大学77年过去了,日寇想毁灭南开大学的妄想没有实现,南开像凤凰涅槃在战争废墟中重新崛起,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日本侵略者在南开土地上欠下的这笔血债。

siyuan
劫后余生的思源堂依旧为南开的师生服务着

南开周总理
在木斋图书馆的旧址对面建立了一座周总理的纪念碑,它在提醒人们,不能再让鬼子践踏总理所爱的南开园。(立碑人未必有此用意)

南开图书馆
解放后新建的新开湖边图书馆,近年又建了更大的图书馆。

hr

【附南开新闻】

七七事变77周年 南开学生回顾历史铭记校耻

南开大学新闻网时间:2014-07-07
nkstudents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吴军辉 摄影报道)今天是“七七事变”77周年纪念日,多项纪念活动引领全体中国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警示未来。抗日战争爆发后南开大学惨遭日军轰炸,校园建筑损毁殆尽。今日,南开大学学生在铭刻着这段耻辱历史的校钟前举行纪念活动,告慰先辈,誓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


日本随军记者拍摄的被炸后的南开大学秀山堂残迹

  爱波斯坦所著的《人民之战》一书记载,1937年7月28日,侵华日军悍然对南开大学实施轰炸,在轰炸前日军召开的新发布会上,日军上尉毫不避讳地对记者宣布了他们轰炸南开大学的计划,理由是南开学生抗日拥共,南开大学是抗日基地,凡是抗日基地他们就要一律摧毁。在持续三天的轰炸后,南开大学校园变成一片废墟,这也是中国第一所被日寇化为焦土的高等学府。

bell
被日寇掠夺的南开大学校钟

  轰炸后的南开校园里仅有一栋建筑——思源堂未被炸倒。当年的校钟系德国克虏伯工厂制造,原是为庆祝李鸿章寿辰而制作的纪念钟。1904年,八国联军侵入天津,英军曾将该钟取走作日常用钟。八国联军向天津交还政权后,大钟移至海光寺,后海光寺赠与南开大学作为校钟。

  1937年7月28日,日军进攻天津,而驻扎在海光寺的日军则将炮口直接对准八里台的南开大学。南开罹难,建筑被毁,图书设备遭到野蛮劫掠,而万斤大钟亦不知所终。战后学校多方查索校钟,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曾致函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商震将军在日本几个掠夺物品集中地搜寻,但都杳渺无音。校钟终难逃被毁的厄运。

  1997年7月,为铭记南开园被侵华日军炸毁60周年的惨痛历史,学校决定重铸校钟。新校钟重达3000公斤。钟高1.937米,寓意要师生员工牢记1937年日军炸毁南开。钟的正面是“南开”两个大字。钟上文字由著名书法家康殷先生书写,左面是校歌,中间是校训,右面铸有校钟铭文:七七事变,仇寇肆狂;毁我校园,景钟云亡……莘莘学子,济济堂堂;允公允能,蹈励发扬;日新月异,科教腾骧;猗欤南开,宏业无疆。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h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8/27/2014 |
©2008-2014 OURENGLISH,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