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letter

陈水明校友(1962届)通信录(二)

featherDear 大庆,书才,蕴辉:你们好,又快新年啦。给你们拜个早年,并请蕴辉向你妈妈转达我这位老同学的问候,祝她健康。

在这年末之际,引起我许许多多的回忆:1947-48年交接之时,我们高中毕业,因系春班无学可升,又因战时,无法回家,班上同学大部分当了‘校飘族’。我住在自习楼前西二斋,对面的西一斋住万曼老师和马麟伯老师。他们二位前者是曹寓的弟弟,后者是周总理的同班同学,他说已经收到南开大学聘书,但携家带眷又路途不便未能前去。我后来也进了南开大学,想起来还倒有点‘师承南开’阿Q式自慰。

一.程家恭夫妇:我们毕业后他和妻子在河道街表哥的商店住,虽可以吃饭,但零花却是没有的。他不幸患病,贫病交加,王干臣把自己的金戒指赠送了他。可他终于在48年开封解放前夕过世。他的妻子是开封女中学生,长的漂亮、温柔;家恭过世后,向干臣明确送秋波。干臣告诉过我“朋友妻,不可欺”婉拒啦。她很伤心,开封解放时参加解放军,以后再没消息。有人说干臣嫌她是再婚。以我看来干臣说的是实话。因为1957年干臣从朝鲜志愿军回国闪电结婚,妻子无论容貌或文化程度都远比不上家恭的遗孀。但她对干臣很体贴,他们晚年幸福。

二.王干臣兄:1948年春,他和马书明一起到通许县教书糊口。通许县解放时,他参军,马书明因未婚妻催结婚,回邓县老家了。干臣在上干岭作战时是连长,洒过血、立过战功,后来到总参三部,再后因病转业,在河南民政厅处长任上离休。因昔年负伤,现多病缠身,步履蹒跚,耳聋眼花交流困难。

三.同桌朱学曾兄:于1949年国庆前不久,我们在武昌意外相遇。当时他穿着蓝色干部服,他的单位好像是‘中原大学’从开封迁来,离我住处张之洞路不远。他邀我去他住处,他住了一个小单间,看来是个‘小萝卜头’。我们相谈无非是叙旧。他说他是党员,非常高兴看见我穿了军装。他鼓励我申请入党;还告诉我们的老师徐干青原来是开封市地下党委委员,他的入党介绍人是彭雪枫。第二年(1950)也是国庆节前,我们又在哈尔滨兆麟街我学习过的地方相遇,他穿了身军装,兴致勃勃告诉我他已参加志愿军(是四野炮兵,我们一个系统),准备往朝鲜作战。当时我也接到通知,马上往丹东第一梯队,准备往朝鲜参战。那是最后一次会面。文革后崔季云告诉我,他好舞文弄笔,闯了祸,受‘胡风事件’株连,被押送回老家交贫下中农监督劳动改造。他能上起学,家里绝对不会是‘贫下中农’;有‘四类分子殊荣’自然是‘其乐也融融’。文革后我往他老家写信,没有回信。估计含冤辞世了。

四.赵广辉兄:他知识分子家庭,家在开封河道街。在校时我们同住西八斋,他会拉提琴,常拿唱机放西洋古典音乐给同学听。1948年暑假他和纪云一块到南京升学,暑假后他到台湾读大学,一去和故乡相隔数十年,众所周知原因,祸延亲友。南京解放后,纪云放弃大学学业参加解放军。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一位和我的老伴工作上有来往的老兄,叫郝祖荫,和我偶然相遇,交谈中得知我们是开封高中前后班同学。他和赵广辉熟悉、有通信来往。他告诉我,广辉是大学教授,有博士头衔,在台湾音乐界已是名人,他的著作由陈立夫作序,目前是河南大学特聘教授,河南省统战对象。回想我1948年往南京考学时,广辉的爸爸在银行工作,热情帮我把钞票换成现洋,我一直难忘,所以就给他写信。不久之后,他回来参加学术会,特地看望我两,并送我和祖荫各人一块手表(当时还是稀罕东西),现在我还保存作纪念。本来祖荫兄已准备好在他家我们仨痛饮几杯,可他会见我们真是百忙抽空。痛饮之事就免啦。

四.纪云兄有幸最后落户北京,可惜过去我和大庆、书才都忙于工作,虽同在一个城市,却互不相知。他已不幸作古,有蕴辉这个成凤的哲嗣,当会在另外世界里含笑生活。

五.郝祖荫学兄:后来有同志告诉我他的爸爸解放前是开封马道街一家大商场经理。有此家庭背景,1957年在劫难逃。他的前妻在大会上扇他耳光,宣布和他离婚。事关“阶级立场大事”他只有含泪顺受。这使我想起他附近单位一位‘唯我独革’的女领导把弟弟推入‘右派’自己获“大义灭亲”表彰:文革中还要当‘造反女英雄’,揭露公爹是“国民党高官亲信(事实是勤务兵),在家里污蔑三面红旗说‘大炼钢铁得不偿失’”。她在斗争会上打公爹耳光以示‘无愧于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之后把他赶出家门冻死。文革后她的公爹平反,她的家庭幸福也就‘东逝水无复向西流’了;可直到80年代仍以‘血统高贵’自居,痛恨女儿嫁了‘狗崽子’,不准女婿进家门。她虽‘登龙有术’可也落得‘孤家寡人’上帝对她‘真是不公’。祖荫兄得高攀此类‘先进分子’真是‘三生有幸’。

难道人生真像河中的浮萍,聚散不由己,只能随水飘零?毛主席教导云:“牢骚太甚防断肠”;苏轼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让我们‘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鞭策自奋蹄’,无力奋蹄时就享受夕阳红吧。祝你们身体健康,新年愉快。         

--- 水明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4/22/2012 |
©2008-2011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