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wenxueyishu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我的经历与见闻

陈水明 (1962届)

大学教授,讲师和女农协工 (3)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邓小平主席执政以后,我妈妈的地主份子帽子给摘除了.政府不准人们侮辱我们姐俩,我们有权上学了,可我读中学的年龄已过,没有高中毕业文凭不能考大学,就是考上,我家也供不起.只有妹妹在公社高中读书.我决心要争口气,跑到城里托人进工厂当农协工,现在在厂办业余职工夜校读书,我的目的是通过自学考试拿大学本科文凭,可是难呀!我现在在布机车间当挡车工,三班倒,行业每次技术比赛我都获得'技术能手'称号.我要练技术,又要读书,不拼命有什么办法?妈妈年纪大啦,妹妹又在读书,我是家里唯一能挣钱的人,工资怎能不给家用?市场上的古籍书少,质量差,又贵得要命,前进的路上步步都是荆棘.还有,不少工人和干部都知道我没结婚,都来纠缠.我一步应付不好他们都会造谣污蔑".说着说着她竟然哭起来啦.

 要是在过去,如果我知道她的家庭出身我会幸灾乐祸.可现在,也许我的文化修养高了,也许我对她产生感情了.我不由自主跟她一起哭了.
 

我把我房间靠客厅的阳台封了,买来一张小书桌,一张小长沙发和简单卧具,给她布置了一间小书房,并给她配了我房间的钥匙,告诉她任何时候她都可使用.
 我佩服她的学识,也佩服她的毅力,希望她能成我的终身伴侣,终于向她表白了爱慕之情.也许她也有意吧,她说::

  "我的终身大事由我妈妈做主.你要是真诚喜欢我,你得要你爸爸妈妈托媒人给我妈妈说合.她不会问你要彩礼,要的是你的真诚.我自己绝对不会背着她私订我的终身大事.你要是'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那么'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我知道像她那样受封建洗礼的姑娘作风绝对正派.我固然非常非常喜欢她,真想拉住她的手kiss她,但不敢越出雷池半步,做出一步错百步难回的事。

  可能我的行动感动了她,她对我像对待1未婚夫一样。她给我整理房间,拖地板,洗衣服,叠被铺床。吓得我不得不改变我的邋遢习惯,尽量避免她干。

 她上班是三班倒,没星期天。早班上午8:00-到下午4:00;中班下午4:00到夜间12:00;晚班夜间12;00到早上8;00;倒一次班有36小时休息时间。只要不上中和晚班,她总是在我房间那个小书房里休息和学习,并把我的饭准备得好好的。我如果每课,当然也投桃报李。

 去年暑假,一位在外地的朋友请我给一个学习班讲课.我本来不想去,主要是不想离开应娟,可朋友要的非常挚,而且报酬也相当优厚,还是决定去了,她不大想让我去,可她究竟不是我的未婚妻,不好意思勉强.我走以前给她了十多个贴好邮票的信封,请她三天至多五天给我封信.我离校后,先回家告诉爸妈说我有女朋友啦,是个工人.二老非常喜欢.

 到地方之后,的确每三天准时收到她的来信,可最后两星期没见来信.我心急如焚,每天晚上都梦见她.讲完最后一节课,没等拿报酬就急急忙忙回圣楼市直接到她工厂找她,方知她在医院左腿的下半肢给截啦.乍一听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赶紧跑到医院,见到她时我头都懵啦.她在单间病房躺着,精神还好.她的妈妈守着她.我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好.她的妈妈似乎知道我们的关系,借口买东西出去给我们留下单独说话机会.

 她是上夜班路上在行人道上被一辆车从后边撞倒的醒来时发觉在医院被抢救.据同事女伴说那是一辆豪华轿车,司机可能是酒后驾车,当人们大声喊撞人啦,要停车,他却加大油门开车跑啦.当时是夜半,路上没车可拦,她们赶紧往厂里跑,叫车把她送往医院,医生告诉她们生命可以保住,但腿难留了,要保腿只有赶紧送往大医院,手术费得两万多圆,可谁会为她这个农协工费事理!第二天工厂派车把她的妈妈和妹妹接来,她们无可奈何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我真后悔,要是我在家,我一定会拿出我所有的积蓄和千方百计借钱保她的腿.可现在说什么都晚啦.

 她说她决不向命运低头,出院后,她准备经营一间小画房,靠画画,写字,治印谋生.工厂工会已经答应帮她租房和申请营业执照.她车间的小姐妹也要给她凑本钱.这个她婉言谢绝了,因为这不需要多大投资.

 我重申对她爱慕之情,向她起誓决不背叛她.我说我一个人收入足够我们两个人用,劝她不去营业.要她跟我一起研究学问,圆她当大学教授的梦.
 她拒绝了.她说关于我们两的事她曾征求过她妈妈的意见.她妈不同意,说她残废了,不能拖累我.另外,我们两家成分不同,我家不会看得起她.她妈妈教训她,一个人,尤其是女人,要有志气,靠自己力量拼搏,绝对不能依赖男人生活.

 我再三表白,不是要她依赖我,而是"我们志同道合,生活上互相扶持,风雨同舟;事业上共同奋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在我的生命中离不开你".

 她妈妈回来了,我们中止了这个话题.

 第二天我回家告诉我的爸妈说她截肢了,我还愿意娶她.我的妈妈说"她健康时你答应过她,现在人家残废了,要是后悔不要人家,那太缺德.我们贫下中农不应该昧良心,别说是一条腿截肢,就是两条,也得要人家.娶到家我伺侯她."爸爸妈妈带了一篮子鸡蛋跟我到医院看她.他们看到她的容貌,举止,听了她说话,非常满意.此时我趁热打铁,要他们托人说媒定下亲事,不料当他们问起她的家庭成分时,却突然变卦.

 我耐心向他们解释说成分不是一成不变,她爷爷当地主是几十年以前的事,她是隔代人,碍她啥事?她现在是工人,毛主席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她是领导阶级的一分子,我和她成一家有什么不行?
 

我的爸爸妈妈仍然不同意.

 我又给他们举例说"我们公社的党委书记,他的爷爷有好几顷地,还捐过官,霸占好人家闺女当小老婆,是有名的恶霸官僚地主.他爸爸吃喝嫖赌抽大烟到土改前不久成了穷光蛋.因此土改时成了贫农,他成了土该积极分子,入了党,当了干部.你们为什么不从他爷爷辈算起说他是地主和大烟鬼的狗崽子?还有,土改时,我们家穷,我们是贫农;应娟爷爷日子比我们好过,她家是地主.可土改几十年来她家穷得丁铛响,我们家比她家好过得多;要是再来土改,我们家该不该成地主,她家该不该是贫农?"
 我的爸爸妈妈没话说了.我的爸爸似乎有点活动,可妈妈还坚持她的意见,生气地说:"你进城才几天可忘了本.上了洋学堂,一年土,二年洋,三年忘了爹和娘!叫地主家的浪白妞勾搭上啦!咱家是贫下中农,是正经人家,毛主席教导我们'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你说的天花乱坠,我就是不原叫狗崽子进我的家门".她不容我再分辩,离开圣楼市回乡下去了.

 "文章憎命达,红颜多薄命"都应在应娟身上啦.她一残废,就有一些家有残疾儿子人家找上了门.其中有一家颇有权势的地头蛇找媒婆给他的弱智儿子提亲,说可以给她转城市户口,买一套公寓,雇人伺候她,供她的妹妹读大学,条件是过门以后应当守住家门,不能到社会上工作,只能在家辅导她的女儿读书..他的希望是给他生一个聪明孙子.

 这些幸灾乐祸把她当商品的人们气得她七窍生烟.她声言一辈子不嫁人.

 她们母女备受人间歧视,对我不放心是有道理.但我相信,我的真诚会使她们金石为开.我的妈妈虽然固执偏见,但也不会一成不变.我耐心解释,她会答应我们的婚事.我所担心的她心直口快,出去乱讲,碰上一些搬弄是非的人把她的话传到应娟母女耳中,那就会葬送我和应娟的幸福.
 毛主席他老人家说'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又说'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但是,阶级是怎样产生的?是天生的?或是人造的?这个我从他的著作里找不到答案.如果是天生的或者是自然演变的,那么共和国主席,副总理,元帅,部长,将军们,他们一生出生入死地革命,该是无产阶级吧?他们的子女自然而然该是根子正的红五类.可是他们一旦被毛主席他老人家怀疑,顷刻就变成了叛徒,工贼,内奸,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他们的子女跟着也成了黑五类.他老人家一心血来潮,他们又成了久经考验的革命者,他们的子女跟着又成了红五类.谓予不信,在一些高级干部子女流传过这些话'爸妈打倒我打倒,爸妈解放我解放'.,那些元老们忽而是革命,忽而是反革命,好像就是他老人家批判的'朕即国家的牺牲品.现实告诉我们'阶级是人造的.
 

如果阶级不是人造的,那么为什么一旦被划成地主富农,那末他的下一代,下下一代甚至于无穷代都被当做地主富农看待?那些自称最最忠于毛主席和林彪副主席的红五类子弟不是常说嘛'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可他们自己跟着老子忽而好汉,忽而混蛋.这样看来,人的阶级又好像是人造的,是吗?"

 接着他又说"所谓反动,又好像随时代变动而变动,记得鲁迅先生说过,早先那些以正统自居的人动不动就斥责别人是'康党,梁党'后来随时间变化倒自称'咸与维新'.再后来有些人动不动就斥责别人是'革党,革匪',民国成立后,摇身一变便自称'早年追随孙总理'.以后呢,在政治运动中,那些积极分子们斥责人的说法是'国民党,三青团,胡风分子,右派'.再以后怎样变,很难说了.但是你可以看到那些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那些曾经自诩是'造反英雄','反潮流战士'们,喊别人是'狗崽子'和给'牛鬼蛇神们'戴纸糊高帽游街的人们,今天不也自称'受四人帮残酷迫害'吗?那些在吃忆苦饭中痛骂别人是'臭老九'痛哭流涕说自己穷,没机会读书,文化程度是'小学,文盲'的人,今天不都成了拥有大学文凭的大知识分子了吗?"

 我看他越说越离谱,赶紧截住他,用话岔开说'都是过去的事啦,还提它干吗?社会总是向前发展.现在党和政府不是不准歧视那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吗?应娟的妹妹不是在读高中吗?将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应当向前看.毛主席说'牢骚太甚防断肠',是吧?'

 有客人来访,他当即告辞.后来没听到他的消息.我遥祝他们幸福,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 写于1987年秋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5/17/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