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umniemblem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一切权力归校友会

伍语生 南开 1958届生物学系 June 22, 2016

300

 退休后年,1999巧遇了张素初大姐,在她的劝导下参加了《旅美南开校友会》的换届选举,当选为会长。从此在纽约法拉盛一步踏入了侨界生活。在校友氛围中担任校友会会长,于我真是路轻驾熟,因为我从初中起就考取了公费学校,并曾担任过各种学生会职务,诸如:班长,学习干事,文娱干事,总务等等学生工作。    

        1954年全国高校招生,我考入了南开大学。在南开大学学习期间,享三级调干待遇,我的一生几乎全是公费读书。

在南开大学最初我任班干部,以后又任系学生会主席。南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农业大学任教动物生物化学,我的讲授被学生赞誉为年青的后起之秀,文化大革命后出国来到纽约。

我的一生几乎全是在学校的环境中度过的。所以,在学生的环境中生活,实在是我最熟悉的生活方式了。我喜爱在纯洁的同学们的环境中生活。

按校友会章程校友会会长两年一届、我担任了两届共四年的纽约旅美南开校友会会长。之后,我为《海外南开人》网上刊物跑龙套。《海外南开人》是纽约南开校友会,波士顿南开校友会,湾区南开校友会,华盛顿南开校友会共同的网上刊物,默默无言地一混就已十七年了。在这十七年的退休生活中,我认识了许多南开校友,熟悉了纽约的侨界生活。对在法拉盛的同乡会,同学会,联谊会………等的会务工作可说亦是略知一二。就拿校友会的工作来说吧,南开校友会会长的任期就是两年一届,两届任期后改选。

在社团中有一种恋栈的现象。有一些人对自己职务恋栈不肯放弃。就我退休后17年的社会活动中所见到的,这确实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但细思之、这种现象似乎也无可非议,驾轻路熟的工作,一旦要放手交给接班人,踌躇难舍,应该是没有什么可奇怪或非议的。但是,这种很普遍的现象却是不可轻视。因为它深深地影响了该社团的会务。这种恋栈现象也十分深刻地影响了本应是十分淳朴的友谊,乡情,或同学情谊。其中最多的一种现象,就是成立 “理事会”,以使其所曾担当的职务的荣誉感不致流失。

看起来这是小事一件。其实呢,这并非一件小事,它往往很深刻地影响了校友会或社团的内部团结。其危害之深往往是无法估量的。如“联席会”之外又成立了一个“联合会”;已有校友会之外,又成立了一个理事会。这种普遍的现象是:理事会中多为原有的老会长,一般说来他们多为元老,在群众中总有一定的感情或威信。由此而生的结果就是产生了内部矛盾或对立情绪。严重的会发展到你争我夺,互不相让的境地。  

于是,原来一个好生生的校友会,或同乡会从此就产生了不团结,不团结有时会导致原有的社团解体。再过几个月就是《旅美南开校友会》成立70周年记念日,风风雨雨七十年,有多少艰辛都走过来了,但《旅美南开校友会》并未成立过“理事会”。校友会的执行委员会带领着海外南开人平安地渡过了这风云变幻的日子。日新月异,允公允能始终是指导我们的精神力量。

笔者的观点是认为这种“理事会”,“元老会”之途不可取。应该走上一条正路,那就是“一切权力归校友会”。校友会的老一代应该放手地将权力交给年青一代新的接班人;将校友会的印章,校旗,会旗,账目……等等,用红锦包裹,高高兴兴地交到接班一代新人的手中。年青一代接班人,当然会十分尊重曾经为校友会付出了辛勤劳动的老一代,赞美您的高贵品德;您的形象就是高大而可亲的。

荣誉不需要自己去索取,荣誉是自然的产物。建议“一切权力归校友会”让我们团结在校友会的周围,在日新月异,允公允能校训的指导下,乘风破浪继续前进。     2016620 于纽约

2

ball 南开主楼和校歌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南开外文系英语专业1965届纪念网及各系各届校友/各界朋友信息交流网站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10/31/2017 |
©2008-2016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