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台湾旅游观感

东山 摄影/报道

太鲁阁山
花莲太鲁阁大峡谷

去年(2009年)夏秋之际我们在纽约报名参加了个旅游团,路线是北京-南昌-庐山-景德镇-鹰潭-武夷山-福州-泉州-厦门-金门-台北。我们又增加了六天台北之外的台湾环岛游。从台北出发参观了淡水-大溪慈湖两蒋陵寝-中台禅寺-日月潭-台南赤坎楼-台南-垦丁国家公园-台东-花莲-九份-野柳-返回台北。我们比旅游团的日程提前一周先来到故乡唐山(1976年大地震中心,最近又有余震),为父母扫墓。从唐山去天津看望姐姐,然后到北京海淀区的翠宫饭店与旅游团会合。从九月二十启程到十月十八日回到纽约,前后整整四周时间。参加旅游团就是按旅行社的安排赶日程,不能仔细看,也不能深入社会, 因此导游成了民意的唯一窗口。我照了八百来张照片。浮光掠影,眼睛一亮就照,只是为了回忆方便。回来后整理写出24篇图文发到了我自己的博客和sohu网唐山圈。本文主要谈在台湾的感受,大陆部分因为大家都比较熟悉就省略了。

这个团参加国内段的成员共有八十多人,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华侨。主要是来自美国,少数来自加拿大,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地道的老人团。只有一位40几岁的还是为了陪同年逾八旬的老父母,他们是我们团里年龄最长的,据说曾任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的要员。参加台湾段的最后只剩下二十多人,几位来自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的“富豪”企业家都没有去台湾。这些旅友在大陆期间就表现出很高的爱国热情。他们自愿报名起大早去看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我们贪懒没有去)。在旅行社举办的国庆宴会上不少团友自动上台唱爱国歌曲;其中一位从加拿大来的老人据介绍是第一位把国歌译成英文和法文的人。他自己主动上台唱了英文的“义勇军进行曲”,然后他又指挥大家一起唱中文国歌,会场情绪高潮迭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对这位爱国老人表示敬意。诸位团友的爱国热情溢于言表。大陆全陪在厦门与我们告别时说完感谢配合之类的客气话之后,谈的第一个感想就是“深深感到各位贵宾的爱国热情”。这不是溢美之词,到台湾后表现得更明显。在第一站金门,当导游诉苦大陆的毒食品时,不少人发出“呜...”的声音表示不赞同。一位老华侨当即反驳她说,“我们在大陆十多天,没有听到一句说台湾的坏话;我们刚到这里你们就说大陆的坏话,这很不公平,很刺耳啊。大陆一天天在进步;台湾一天天在退步。”

台北士林官邸
台北士林官邸入口

台北士林官邸内
台北士林官邸内花园一角

在台北时,一天午饭后一位坐轮椅的老团友在餐馆门口给大家唱起了抗日歌曲,旁边一位女士为他打起拍子,更多的人为他鼓掌。在台湾的各个景点到处都有xx功的人。我们在国外也见过他们,但没有这么密集。大部分团友不理他们,有的团友则对着他们喊几句,如“xx功不好,中国好!”等。有一位地陪是xx功的同情者,悄悄地对xx功的人说,“他们是大陆来的,不要介意。”意思是我们是大人,不是比较中立的欧美游客。在我们从最南端的丁垦国家公园返回台北的路上,参观的景点多而在车上的时间很长,导游就为我们播放录像,其中包括播放“国庆60周年庆典”,天安门广场阅兵式和焰火歌舞晚会。当时以为是旅行社为我们准备的。放完之后才知道是是一位老华侨买的,是他建议在车上播放的。除此之外,大部分时间播放邓丽君的录像带,有一两次放的大陆歌曲。

台湾老人唱爱国歌曲
这位坐轮椅的团友来自加拿大,中午餐后他在餐厅外面的人行道
上为大家唱抗日救亡歌曲,受到热烈鼓掌欢迎

在台湾十来天的印象是,首先感到台湾的环保很受重视,严格执行政策,效果很不错。在一切公共场所和三人以上的工作间已经全面禁烟。因此,你从家里出来后,一般情况下只有头顶蓝天的地方可以吸烟或在你自己的办公室里,屋里不能多于两个人。据导游讲,垃圾实行分类回收也很有成效。但从经济和政治方面看,正如那位团友所说,“大陆一天天在进步,而台湾在一天天退步。”商店里见到的人很多是大陆游客,几乎没有见到一两个欧美人,很少的日本人。在南部的餐馆里除了我们这些旅游者,餐厅里空空如野,几乎没有当地人在餐馆用餐。这与大陆餐馆晚上爆满形成强烈对照。从我们团自己的餐桌上也看得很清楚,在台湾期间饭菜的种类和质量比大陆差了不少。而且在大陆午餐和晚餐两餐都有啤酒,到了台湾啤酒全没有了,只是在金门的晚餐给每个人一小杯“金门高粱酒”,再要就没有了。这有点为金门高粱酒做广告的嫌疑。有的团友问道为什么没有啤酒了,我们是统一交的团费啊。台湾导游的回答是“台湾经济不好么,没有大陆有钱啊”。这种回答有点让人哭笑不得,几瓶啤酒与台湾经济挂钩实在离谱。不过大家都知道台湾经济确是在每旷日下,人民币在升值,台币却在贬值。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台湾已经从四小龙之一,变成了一条虫。”就我们所看到的直观印象举例说,与大陆隔海相望的金门,和厦门比简直是两个世界。我们参观了厦门,那里是那里是高楼大厦,灯火辉煌,市场繁荣。而金门仍然是个农村小镇的样子,没有三层以上的建筑,晚上一片黑暗。停战已经三十年,白白浪费了时间。现在只有所谓“金门三宝”可以向旅游者宣传:用炮弹皮做的菜刀,一条根草药制品,和贡糖(花生芝麻瓜子糖一类)。另一个例子是高雄,高雄港已经一落千丈,昔日辉煌不再,向港口运送物资的铁路路基上的野草已经长得比铁轨还高。团友们都为祖国的繁荣强大而无比自豪;祖国的强大是两岸统一
的重要力量。

花莲canyon
太鲁阁大峡谷10/15, 2009

我们是10月8日从金门入境台湾的。从厦门乘船只用不到一小时就到了金门岛。 从金门入关一般都是大陆游客。海关人员见到我们是持美国护照的,十分友好,通关速度很快。他们发现我太太的入境表上的名字拼写与护照的拼写不一样(美国移民局的错误),丝毫没有怀疑和为难,只是告诉了我们有这个问题,他们自己帮我们在报关表上改成了一样的拼写。原计划是在台北参加台湾的“国庆”活动,包括十月九日的“四海同心联欢大会”,“国庆大会”和“公益爱心游园会”,和招待会等,并给每位旅游团的参加者新台币3,200元,折合100美元的补助。但由于今年八月台风莫拉克袭台,造成500多人死亡和巨额财产损失,台湾当局取消了全部庆祝活动。在台北的旅游日程全部改为参观景点。唯一可见的国庆气氛就是在主要旅游景点道路两旁的青天白日旗。台湾的旅游安排政治性很强,与在大陆期间的百分之百的游山玩水形成强烈对照,大陆参观景点没有一点共产党的政治内容。在北京看密云的黑龙潭和奥运场馆和大剧院,在江西南昌没有带我们去南昌起义纪念馆,而只是看滕王阁和鹰潭龙虎山,然后就是在庐山看到的还是蒋宋的别墅“美庐”。到了福建境内第一件事就是登武夷山看虎啸岩,在福州只看了林则徐纪念馆。大陆导游在车上除了介绍景点之外就是讲荤笑话。而在台湾的十天感到台湾旅游当局与大陆方面的想法正好相反,他们十分突出政治,景点和讲解都能体现这一点。

台湾蒋经国遗嘱

蒋经国亲自到金门督战鼓舞士气一百多次,几乎是在战事紧张时期他亲自在金门指挥。因此,在金门“国家公园”内特别设立“蒋经国纪念馆”。这是陈列在馆内的遗嘱。蒋经国遗嘱证明人李登辉排名第一,俞国华第二,亲子蒋孝勇排在最后还要降两格。

twjinmen
“金门国家公园”内陈列的大炮

在金门参观的第一个景点就“金门国家公园”内的“蒋经国纪念馆”。这个所谓“公园”,与我们头脑中一般公园的概念相去甚远。这里除了这个纪念馆,就是他们称之为“823炮战”时期(指从1958年8月23日的金门炮战开始,到1979年以全国人大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结束的长达20年的“炮击金门”)的飞机大炮高射机枪和坦克。参观完这个“公园”就去看了战时挖的巨型通海坑道—“翟山坑道”。运送人员和物资的船舶可以到坑道内安全上岸或卸货。到台湾本土后先去淡水看陈水扁题词的情人桥,然后去大溪慈湖看占地规模宏大的两蒋陵寝和蒋介石的雕塑公园,台北的忠烈祠,在台南看了郑成功战胜荷兰的纪念馆赤坎楼,等等。此行下来,台湾对先辈和先烈的尊重和隆重的纪念方式给我们留下印象深刻。

twsoldiers
台北的忠烈祠的换岗仪式
大陆的烈士陵园管理没有这么严肃认真,好像没有现役军人参与守卫。

蒋介石的陵寝在慈湖,原名埤尾,位于大溪镇,是一座人工水库。分前后两湖,前湖较大,后湖略小。因景色幽雅,与浙江奉化的景色很相似,据说蒋介石生前特别喜欢慈湖这个地方;他为追思母亲王太夫人,故将此地改名为慈湖,这里离蒋经国的陵寝地大溪福安里只有两公里。陵寝依山傍水,整个慈湖地区成为旅游热点。“慈湖纪念雕塑公园”是陈水扁“去蒋化”的产物。面积不大,里面只有被台湾各地政府学校等部门拆除的蒋介石的塑像。建立此公园是大溪镇的镇长想出来的主意,以此方式保存蒋公塑像,同时也能带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可谓一箭双雕的好点子啊!台北的蒋宋士林官邸规模宏大,保存完好,也成了旅游胜地。集中缅怀先烈的地方是台北的忠烈祠。这里建筑古朴雄伟也是金色的唐式建筑。它相当于大陆分布在各地的烈士陵园。我们看了庄严整齐的士兵换岗仪式,令人印象深刻。花莲的太鲁阁公路隧道是蒋经国执政时的十大工程之一。为开辟这条山间公路,工程期间死了不少人,因此在半山腰建了一座祠堂,名为长春祠。金黄色大屋顶的唐式建筑风格,远远望去很漂亮,里面供俸着因公殉职的212位工人和士兵的灵位。缅怀先人以激励后人,这是教育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大陆应该学习台湾的一些作法。

蒋介石suoxiang
“慈湖纪念雕塑公园”

说到建筑,台湾政府建的纪念性建筑如在原“大中至正”广场(现称由陈水扁改名的“自由广场”)周围的建筑国家大剧院,国家音乐厅,和中正纪念堂,以及忠烈祠,国父纪念馆,包括上述的这个山上的工人纪念祠堂等,都是红绿瓦大屋顶两边翘起的金色唐式建筑。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远离故土,更加怀旧更加珍惜中华文化的缘故。我曾听在纽约的一位台胞同事说,“中华文化台湾比大陆保存的好。”这里有为台湾作出的努力而自豪的意思,但事实上在某些领域有一定道理。我们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时听导游讲,博物院那么多的珍贵文物抗日期间从南京北京运到重庆,日本投降后又从重庆运回南京,1949年又从南京运到台北,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竟然没有大的丢失和损坏,这就很不容易,可以说是个奇迹了,应该感谢当事人的用心做事的精神。

sunzhongshan
国父纪念馆内


(本文原载《海外南开人》第35期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4/29/2017 |
©2008-2013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