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umniemblem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我的母亲 - 万书贤

杨师竹 12/26/2013

MomYoung
年轻时的母亲

Mom应北京同学之邀,写一写回忆“我的父亲母亲”主题的文章,让校友们一起促膝长谈曾经给了我们生命和智慧的双亲。都说妈妈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那就谈谈我记忆中的母亲吧。

我母亲1920年出生在河北涿州一个大户人家里,我姥爷在涿州县城经营着几家店铺,日子过得还算殷实,从小聪颖好学的母亲琴棋书画样样拿得起来。据说母亲初中毕业后家里不想让她再继续念了,可倔强的她硬是一个人跑到保定考上了女子师范。读女师的她很活跃,即是合唱队员又是篮球队长。

女师毕业后母亲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小学教师。因她课讲得好,很快就小有名气,区里经常让她作观摩教学。就在这时一件令我刻骨铭心的事情发生了。那是1948年冬天,父亲还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人 带着哥哥、妹妹和我在南苑小学教书。在一个阴冷的早晨,母亲又要去区里作观摩教学了。临走前她把给我和妹妹做好的午饭放在邻居家,嘱咐我要照看好妹妹就带着哥哥走了。可那时才三岁半的我哪会照顾孩子呀!我带着不到两岁的妹妹和邻居家一个女孩玩,玩着玩着忽然发现妹妹不见了。

我们赶紧找可哪也找不到,后来村里的大人帮我们一起找,发现可怜的小妹妹竟趴在一个半截埋在土里的水缸边想够冰吃,结果一头栽进去淹死了!吓得哇哇大哭得我跪在闻讯赶来的母亲脚下,连声说:“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悲痛欲绝的母亲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含着眼泪说:“孩子不怨你,你才三岁呀!”

后来我们离开了伤心之地南苑搬到了城里,住在王府井菜厂胡同一个四合院里,我们住的三间北房和两间厢房既宽敞又明亮。母亲在位于南锣鼓巷的前园恩寺小学教书,父亲也调回了北京,一家人其乐融融。可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到了51年学校准备扩大招生,但教室不够用,于是动员学校周边的几户人家搬走,以将民宅改成教室,可人家没有合适的地方不愿意搬。眼看就要开学了,急得校长团团转,我母亲见此情景二话没说,主动将我们家王府井的5间房子全部捐献出来,搬到了学校刚腾出来的一间不足10平米又潮又暗装煤的小仓库里。

当时生活虽然艰苦点,但依偎在父母身边我们过的很快乐。我母亲会烧一手好菜,闲暇之余她经常做一些好吃的给我们,像清蒸螃蟹、油闷大虾、葱油饼、腊八粥等都留在了我童年美好的记忆中。每逢星期天、节假日都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爸妈会带着我们去逛东安市场,给我买我最爱吃的那种中间夹着豆沙和芝麻的糖葫芦,还有我最爱吃的稻香村的叉烧排骨,逛完东安市场我们全家就会在附近的东来顺搓上一顿。

MomBrotherSisterMe
妈妈哥哥妹妹和我(1948年)

学生们都喜欢听我母亲讲课,那不是在乏味的学习,而是在享受知识带来的乐趣。我还常常看见大教室里有好多外校老师也搬着椅子坐在后排听我妈讲课。在我小学四年级摔断腿休学的日子里,满以为一级教师(当时没有特级)的母亲会每天晚上给我补习功课,可教学方法独特的她却在我9岁时就开始培养我的自学能力,只是在关键的几个环节上点拨我一下,让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出了一个我一生中最自豪的满分。作为全国劳模的母亲一生有过很多荣誉并多次受到彭真、万里等中央领导同志的接见,记得有一次她从北京饭店开会回来,送给我哥哥一支永生钢笔,送给我一条绸子带花边的红领巾,每逢重要节日我都会系上它。

58年中央吹响了大跃进的号角,全国卷入了疯狂的超英赶美大炼钢铁的浪潮中,土法炼钢的小高炉遍地开花,我记得我还到人民大会堂工地上砸过耐火砖。母亲也被抽到大炼钢铁的工地上做战地广播员,可谁料到五十年代的陈旧设备漏电,使我最亲爱的母亲为她曾经倾注全部心血的教育事业献出了年仅38岁的宝贵生命。噩耗传来全校一片哭声,她的学生自发的把零用钱、压岁钱凑起来,买了几棵小松树栽在妈妈的墓地周围永远的陪伴着她。

母亲走了,在我最需要母亲疼爱的年龄走了;母亲走了,在我还没来得及尽孝的时候永远的离开了我。虽然母亲陪伴我的时间是那样的短暂,但母亲的言行和教诲却影响了我的一生。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总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托着我,那就是我母亲!现在我好想为母亲端上一杯刚沏的热茶,好想为她梳理一下被微风吹乱的头发,天堂里的妈妈您看见了吗?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12/29/2013 |
©2008-2013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