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rans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zyy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

东京见我古钟


作于1903年

瞥眼顿心惊,分明故物存。
摩挲应有泪,寂寞竟无声。
在昔醒尘梦,而今听品评。
偶然一扪拭,隐作不平鸣 ②。

【注】①徐锡麟(1873-1907)曾两度赴日本。第一次是一九〇三年以参观大阪博览会名义赴日,曾到东京游览。适浙江留学生开会讨论营救为宣传革命而入狱的章炳麟,他积极参加,出钱相助。那时留日学生正举行拒俄运动,更加激发了他的反清革命思想。
②隐作句:见韩愈《送孟东野序》:“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

On seeing the Ancient Bell in Tokyo


Astounded at the first glance

I found the lost ancient bell of ours here!

Oh, my dear bell, when touched you should shed tears,

But you remain silent at this lonely lair.

You used to wake up people from their worldly dreams,

Now you have to listen to others' comments.

Tapped accidentally,

You do sound at heart resenting.

xuxilin【诗作者简介】

徐锡麟(一八七三——一九〇七年),字伯荪,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一九〇三年以参观大阪博览会名义赴日本,结识了陶成章、龚宝铨等人。当时留日学生因帝俄侵占我国东北,组织拒俄义勇队。徐受这一运动的影响,深愤清廷的腐败无能。回国后,他创建热诚蒙学,提倡军训。一九〇四年经陶成章介绍,他在上海加入了光复会。一九〇五年九月,徐锡麟在绍兴办大通学堂,设体育专修科,招金华、处州、绍兴等三府所属各县会党头目来校受兵操训练。学校规定,凡入校学生都是光复会会员,卒业后仍受学校领导人的统辖和节制。这所学校实际上是为革命积蓄力量的特殊的学校。

同年冬,徐锡麟再度去日本,欲学习陆军,未果。次年春归国,北游京师及辽宁、吉林,察看形势。他为了打入清朝军事系统,从中掌握武装力量,一九〇六年冬捐资为道员,被分发到安庆,先后任巡警学堂堂长,陆军小学监督等职。绍兴大通学堂则由秋瑾主持,相约在皖、浙两省同时起义。一九〇七年七月六日,徐在安庆制发《光复军告示》,刺杀巡抚恩铭,率巡警学堂学生攻占军械局,与清军激战,陈伯平阵亡,徐锡麟、马宗汉不幸被俘。被捕后,徐独自一人承担责任,他对审问他的藩司冯煦直言:“我之罪,我一人当之,寸磔我身可矣,幸毋累他人。” 如此侠肝义胆,确是徐锡麟的超人之处。写完供词后,他被拍了一张验身照片,徐不满意,大声说:“且慢,脸上没有笑容,怎么留给后代? 再拍一张。”其表现出的一身正义豪气令对手胆寒。徐锡麟从容就义

徐锡麟与秋瑾是表兄妹,也是革命同志,亲密战友 。清兵在徐公馆的东厢房的地板内,搜出包括绍兴大通学堂(秋瑾任该校督办)来函在内的起义物件多种,这导致秋瑾的身份暴露遭到逮捕。《戊戌喋血记》说,秋瑾听闻徐锡麟之死很感痛苦绝望,因此后来她放弃了可以逃出监狱的选择,而慷慨就义。

(原载《海外南开人》64期, 12/212)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4/24/2017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