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umniemblem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zyy

朱德诗三首

March 8, 2017

朱德诗三首

东山 译

1. 寄语蜀中父老
1939年

伫马太行侧,

十月雪飞白。

战士仍衣单,

夜夜杀倭贼。

1. To My Folks in Sichuan
1939

Garrisoned by the Taihang Mountain,

I see October white with snow flying.

Our soldiers are thinly cladded, 

They're fighting Jap foes day and night. 

2. 赠友人
1941年

北华收复赖群雄,

猛士如云唱大风。

自信挥戈能退日,

河山依旧战旗红。

2. To Friend
1941

It's myriad of heroes who recovered the northern part of China,

Innumerable valiant warriors sing the victory tune of "Great Wind".

Wielding our spears we are confident in defeating the Japs,

 Red battle flags flying our motherland remains as charming as ever. 

【注】朱和平在《永久的记忆·战火中的情缘》中谈到此诗:1939年,爷爷五十三岁生日是在太行前线过的,山西武乡县王家峪村八路军总部所在地的军民们纷纷前来祝贺。作家杨朔写了一首盛赞爷爷的诗。为表示谢意,爷爷步杨朔原韵复诗一首。杨朔原诗:《寿朱德将军》立马太行旌旗红,雪云漠漠飒天风。将军自有臂如铁,力挽狂澜万古雄。

3. 出太行
1940年5月

群峰壁立太行头,

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烟红似火,

此行当可慰同仇。

3. On Journey Out of Taihang Mountain

May 1940

Standing at the front are the sharp-peaked Taihang Mountains,

Entering into my sight are the natural barriers of the Yellow River.

On both sides of the waters fierce battles are raging gory,

Uniting friends to fight the common foe is what my journey for. 

【作品背景及作者简介】

此行当可慰同仇

—【回忆录摘要】记朱总司令在壶关郭家驼
文/牧雨轩

此行当可慰同仇

1

  一九四O年春,国民党内的投降倾向日益严重,党中央尽一切可能争取蒋介石集团继续抗战,便决定朱总司令亲赴洛阳自赴洛阳,同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卫立煌就国共停止磨擦、团结抗战进行谈判。朱总司令这次亲赴洛阳,是为了继续贯彻执行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争取国民党军队中有可能抗日的、至少不是搞反共磨擦的力量;但考虑到洛阳的国民党特务多,反共老手胡宗南正在洛阳,国民党九十七军军长、“磨擦专家”朱怀冰又在洛阳养伤,大家都担心总司令的安全。朱总司令对同志们说:“只要国民党不公开投降日本,我们就还要坚持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难当头,民族危亡,应以统一战线、抗日救国的大局为重,我个人的安危没有什么。”

临行前,中央领导同志一再交待,无论是闯过日军的封锁线,还是通过国民党的统治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朱总司令的绝对安全。护送朱老总出太行的是左权部队769团的红三连,连长是李长林。他们全体共产党员一致保证,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不能让朱总司令受任何损伤。

四月二十日清晨,当三连的同志们到达朱老总在武乡的住地时,他已一切准备就绪,笑眯眯地对大伙儿说:“好啊,你们来了。咱们就出发。”朱总司令和总部直属队政治处主任康克清,在国民党中央执委、高级参谋王葆贞陪同下,带着延安电影团的徐肖冰、吴本立等一行四百余人,从王家峪总部驻地出发。前面是150名老兵组成的警卫连;后面有八路军(十八集团军)前方总部供给部副部长周文龙带领供给部的人员和从兵站部调来的两个运输连,还有10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骡子。当时,朱总司令特地穿了一套新卡叽布灰军装,腰里束的宽皮带上铸有“瑞金纪念”四个字。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神采奕奕,八路军总指挥的气概和威严跃然在眼。

朱总司令一行,于二十三日到达平顺。二十四日,由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部安排,新一旅派了旅司令部一位负责同志带着一个步兵连和一个骑兵排,专程去龙镇迎接总司令,其他部队也加强了对沿途要点地区的警戒。新一旅旅长韦杰、政委唐天际、参谋长冯金华、政治部主任何柱成等提前到途中等候。朱总司令一行沿着蜿蜒崎岖的小路向壶关方向走来,当韦杰看到总司令骑着马走来时,看到他老人家身体还是那么健壮,精神还是那么充沛,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和喜悦,赶紧走上前去迎接。总司令一眼就认出了韦杰,很远就跃下马来打招呼,叫着“韦杰——”的名字,并热情地同新一旅前来欢迎的同志一一握手,然后一同来到新一旅驻地——壶关县郭家驼村。

新一旅机关的同志听说朱总司令来了,总想搞点适合总司令口味的东西给他吃。但由于当时根据地经常遭到日寇的袭扰,群众生活都很艰苦,结果派了几个人出去采购,也只买了几斤韭菜和一些鸡蛋,包了一顿素饺子招待总司令。管理部门的同志感到没有尽到同志们的心意,可朱总司令边吃边笑着说,这素饺子就够好了,下次路过你们这里,素饺子也不要做,就同大家一块吃。

当夜,朱总司令不顾旅途的疲劳,连夜找新一旅的领导同志谈话,听取汇报后总司令作了很多重要指示,对全国抗战形势作了深刻的分析,反复强调要作长期抗战的打算。指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扩大抗日武装;困难是暂时的,要自己想办法克服各种困难。当时,新一旅驻地附近,驻有国民党的军队,不仅不积极抗日,有时还同我们搞摩擦。总司令指示:要广泛宣传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讲团结抗战、打日本,宣传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粮出粮;斗争要“有理,有利,有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重点打击顽固派。朱总司令为了抗日救国而团结友军,使国民党的爱国将领也为之感动。随行的国民党代表王葆贞,目睹此情景,对朱总司令真心诚意团结抗战而心悦诚服,他后来为抗日救国、民族解放,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在总司令到达的前不久,驻长治和壶关县城的日本鬼子和汉奸队伍,曾派出一支小分队出来骚扰,对群众进行抢劫掠夺。附近的国民党27军怕得要死,不敢碰日本鬼子,一枪未放,逃之夭夭。新一旅得知这一情况后,派了一个团进行伏击,打了个小胜仗,打死日军10多人,缴获战马3匹和日军指挥刀、军大衣、毯子、罐头等。韦杰给总司令汇报了这一胜利消息,将缴获的战马和指挥刀送给朱总司令。总司令听了汇报后,非常高兴地说:“打得好!现在国民党不打日本,还说我们不打日本。我要把这些战利品拿去给他们看看,看到底是谁不打日本!我们要用这些事实揭穿他们的造谣宣传,给顽固派狠狠打击!”当新一旅旅长韦杰汇报道:“日本败退后,反扫荡一结束,国民党27军就赶过来和我们争地盘”时,朱总司令猛拍一下桌子,气愤地说:“他们要来夺地盘,我们就反击。统一战线,要讲有理、有利、有节。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总司令的指示,又一次武装了新一旅领导的头脑,开阔了他们的心胸,鼓舞了他们战胜日寇的必胜信心。同志们听说要他们继续护送总司令,个个情绪高涨,纷纷表示决心,一定要用生命来保护总司令的安全。

    二十五日,新一旅的全体指战员和郭家驼村的群众,集会于大庙院,朱总司令登台讲话,他讲了“十二月事变”以来的形势、任务和我党采取的方针政策。最后说:“尽管国民党军队还在继续和我们闹摩擦,但我们还要从大局出发,通过协商谈判,消除隔阂,坚持合作,团结友军、共同抗战。这是我党我军的主张,也是全国进步分子和父老兄妹的愿望。”接着,朱总司令侧身看了王葆贞一眼,继续说:“我和王先生协商以大井为界,南北走向划线。界北为我军驻地,界南为友军驻地,界中不驻兵,双方不越界,消除摩擦,共同抗战。”王葆贞听着,连连点头赞同。朱总司令的讲话,博得了与会军民持续不断的掌声。

    二十六日一大早,总司令就起床了。吃完早饭,朱总司令和王葆贞等随行人员从郭家驼驻地起程南进,来到距大井村不远的一个山头上,对王葆贞说:“国共合作团结抗战,本来是很好的事,但你们老闹磨擦。闹磨擦对抗战损失很大。现在咱们双方划定界限后,关键在于国共双方的军队,恪守诺言,共同遵守,自觉执行。”这次国共两党军队驻地划界的《协约》史称“大井划界”。这一举动对于揭露顽固派、团结友军起了很大作用,也为第二次洛阳之行开了一个好头。后来,朱总司在洛阳就此与卫立煌达成协议,作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八路军的“太南退军”。“太南退军”对于团结友军,打击敌人,进一步坚持与巩固了国共合作,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四月的太行山,暖洋洋的太阳晒在身上,使人格外舒服,地里的麦苗已经抽穗,阵阵和风送来扑鼻的清香味。总司令走了很远,还不时回头向新一旅的同志们挥手致意。离开壶关,朱总司令一行向陵川、晋城方向前行。五月初的一天拂晓,朱总司令来到河南济源的王屋山上,遥望滚滚的黄河,耳闻日寇隆隆的炮声,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惨遭敌人任意践踏,不禁心潮澎湃,思绪泉涌,奋笔疾书,写下了著名的《出太行》诗: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两岸烽烟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此文根据韦杰的《教诲照征途》、康克清的《朱总风范永存我心》、窦孝鹏《八路军向国民政府领饷记》等有关文献整理而成。)

(原载《海外南开人》115期,March 18, 2017)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南开外文系英语专业1965届纪念网及各系各届校友/各界朋友信息交流网站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4/09/2017 |
©2008-2017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