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
700
60
首?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生

旅游?影

?于本网

1

 難忘的記憶

邵 宇 April 2, 2017

2
邵宇先生伉俪

   我的故鄉在中國大陸中原腹地的一個小鄉村。35年前,一場肆虐的洪水徹底摧毁了我美麗的家園。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至今還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中。
   1975年8月,河南駐馬店地區遭遇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特大洪災。8月3日,來自太平洋的第三號颱風穿越臺灣島,在福建登陸,然後北渡長江,在駐馬店地區遭遇南下的冷空氣,連續三天,降下相當於當地兩年雨量的三場特大暴雨,暴雨的中心,正在駐馬店以西45公里,舞陽縣和我們家鄉交界處的石漫灘水庫一帶。
    當时父親和我都在外地工作。聽母親講,暴風雨到來之前,天邊呈青紫色,螞蟻上樹,飛鳥哀鳴,老鼠亂竄,雞犬不寧。暴雨下得最猛烈時,只要拿盆接著,伸手就是一盆,連鳥雀也被像子彈一樣密集的雨滴擊斃。奶奶說她活了八十來歲,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雨。8月7日的第三次暴雨最大,下了一整天后,集水面積230平方公里的石漫灘水庫首先垮壩,第二天淩晨,板橋大壩又相繼垮塌,水流噴湧而出,五個小時後,水庫就見了底,浪高十多米的洪峰席捲而下,當时下游的京廣鐵路遂平火車站,五六十噸重的貨車廂被沖到十公里外。鐵路橋樑垮塌,鋼軌被擰成了麻花,貫通南北的京廣大動脈頓時中斷。一座座村莊頃刻間灰飛煙滅,人畜傷亡不計其數,公路交通癱瘓,通訊中斷,數以萬計的災民被困水中,無家可歸。
    國家對這裏的災情十分關心。從各大飯店和城市居民家中調集了兩千多噸饅頭和大餅,不停地向災民空投。軍方派出了舟橋部隊,準備日夜奮戰,搶通公路橋樑。
     當时弟弟妹妹放暑假回了老家,家裡還有母親和癱瘓在床的八十多歲的老奶奶。我和父親對他們的情況一無所知,正好上級決定派一批救災人員趕赴災區,我們才隨著救災的車輛一路西行。汽車在泥濘的公路上如蝸牛般地緩緩爬行。到了半路,車陷在泥水裡再也開不動了,我們只好趟泥涉水,艱難跋涉了三十裡地回到家中。
     第一眼看到的情景至今還令人觸目驚心。只見家中的房屋坍塌在淤泥中,母親和奶奶四人圍坐在靠磚垛搭成的半邊窩棚裡,全家人面黃肌瘦,已經三天沒有吃飯。弟弟妹妹見到我們,立刻撲到父親的懷裏放聲大哭。我們把隨身帶的乾糧分給家人和左鄰右舍的鄉親,這才坐下來聽他們訴說剛剛過去的可怕的一幕。當洪水洶湧襲來時,十幾裡地外都能聽到浪濤的轟鳴。下肢癱瘓的奶奶躺在家裡的床上,誰勸也不肯離開。眼看洪峰就要到來,母親和堂叔連拉帶抱,硬是把他從床上背走,趟著齊胸深的洪水,轉移到了路對面地勢較高的鄰家院子裡。他們剛一進院,就見我家方向一股白煙,房子轟然倒塌。村裡的房屋全被洪水衝垮,鄉親們無家可歸,只好把拆下來的房梁和門板綁在一起,連成排筏,婦女和兒童全部上筏,被固定在樹林中,由青壯年守

護,以免被洪水沖走。洪峰到來之前,我叔父趟著齊腰深的洪水,背一個牽一個,把弟弟妹妹轉移到了村頭的公路上。走到半路,一個漩渦打來,他們差點被洪水卷走,多虧叔父會水,才倖免於難。
      我們在“家”只呆了幾個小時,就立即請叔父和堂叔幫忙,用架子車連推帶抬,在泥濘中跋涉了三十多裡,將奶奶和母親她們送到了汽車上。從此,我們告別了故鄉,在父親工作的城市安了個新家。
        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如今,我的故鄉建起了一排排新房,公路四通八達,汽車川流不息,人們在喧鬧中享受著現代文明。但是,我仍然留戀洪災前故鄉田園詩般的美麗風光,那潺潺流淌的溪水,那河邊翠綠的垂柳,那一望無際的油菜花,還有那冬暖夏涼的茅草房……

                   作者 中文名:邵宇    英文名:  Shao  Yu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tiantanshanghai

南开外文系英语专业1965届纪念网及各系各届校友/各界朋友信息交流网站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4/03/2017 |
©2008-2015 OURENGLISH,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