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敬业 敬师 敬战士
--宋祖英

《文学城消息》

song-12007年的新年,宋祖英作客杨澜主持的《天下女人》节目。现场聚集了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许多歌迷,十几岁的小姑娘喊她"宋宋",亲切得就像喊身边的伙伴。其实宋祖英的年龄除二,还比她们大。
为什么一个主旋律歌手,能赢得如此之高的人气和口碑?这一刻,让我们开始在心底默写这个名字,并在她用音乐所铸就的历史与现实中,寻找她之所以"越来越好"的秘密。

纯真如泉———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一首《小背篓》,让观众听到了一副水灵灵的歌喉,记住了一个平凡的名字———宋祖英。
一夜成名,万众瞩目,灯火阑珊,恍若入梦。之于命运,这往往是一个转折,既可能是精彩人生的起点,也可能是悔之不及的开始。幸运的是,五光十色落入宋祖英的眼眸,并没有迷离那清澈的视线。10多年来,走在这条宽阔却有无数歧路的大道上,她始终低头前行。

"她是一个永远不忘本的人。"原古丈县歌剧团"四朵金花"之一、宋祖英的好友黄爱珍谈起她,总爱重复这句话。"祖英成名之后第一次回到古丈,叫我们这些姐妹聚聚。开始我还有些犹豫,毕竟从前的姐妹如今成了全国的名人,见了她还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但见面后发现,祖英还是梳着记忆中的那条大辫子,还是那张阳光的笑脸,还是那腔浓浓的湘音。我们大家盘着腿,围着火塘坐在一起,聊小时候,聊现在的生活,嘻嘻哈哈地一直到半夜。我心想,祖英哪里有一点名人的架子,分明还是原来的那个苗家妹子嘛。"

也许正是这种朴实的做派,让宋祖英在演艺圈中拥有让人羡慕的好人缘。2006年11月,宋祖英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独唱音乐会的新闻发布会,在梅地亚中心举行。得知消息后,正在云南拍戏的赵本山颠簸了几小时山路,从昆明搭乘飞机赶到现场;录了一夜音的刘欢,特意起个大早从广州回到北京;多年的好友那英也专程从日本回来助阵。对于此现象,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周涛这样解释:"真诚待人,换来真情回报。不管小宋在艺术上走得有多远,在我们的眼里,她永远是一位纯真如泉的朋友。"
的确,对师长、对朋友,宋祖英总是全心全意,不掺杂一丝杂念和目的。提到恩师金铁霖,宋祖英总是说"没有金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只要看到金老师手里有东西,宋祖英总是主动接过去;听说金老师来文工团作高级职称考评,宋祖英起大早在海军大院的门口等待。一次参加演出活动,主办方给宋祖英买了头等舱的机票,当看到金老师坐在经济舱,她说什么也要和老师坐在一起。

"小宋从来都把朋友的事情当自己的事办,所以大家才都愿意帮她。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她年龄变了、地位变了、唱法变了,但始终不变的就是本分。"著名音乐人徐沛东道出了朋友们的心声。

许是家乡漫山遍野的茂林修竹、野草山花,在宋祖英出生的那一刻,就往她的脉管中注射了纯朴率真的血液,也让成名已久的她,还是一如往昔保持着山里人的秉性,梦萦魂牵着那片故土。

song-2在古丈县城,随处都能听到宋祖英的歌声。乡亲们说:"宋祖英的歌,百听不厌。""宋祖英对家乡,那是真好!"1996年6月,宋祖英自己出钱,带着 3家电视台的摄制组登上茶山,拍摄音乐电视《古丈茶歌》。大雨将茶园浇得泥水直流,可宋祖英就站在泥水里纵情飞歌:"绿水青山映彩霞,彩云深处是我家,家家户户小背篓,背上蓝天来采茶……"从此,古丈毛尖就随着这首歌声名远播,给古丈县的经济发展助了一臂之力。

1992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搞希望工程,宋祖英回到家乡义演,募集资金130多万元;为改善家乡落后的卫生条件,她又帮忙筹集资金改造了岩头寨卫生院;2005年,宋祖英随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到张家界演出,专门给家乡的小学捐赠了40台电脑;2006年5月,宋祖英以个人名义在长沙成立助学基金会。在当晚的答谢晚会上,面对177万元善款,宋祖英放声高歌:"多谢四方众乡亲,我家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今年,宋祖英又把扶助的目光投向了西部的母亲,她准备捐建"母亲水窖",因为"改变母亲的一生,就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宋祖英没有忘了自己的根。这个"根"就是生养的土地,就是纯真无邪的本性。

坚守如磐———一生就在乎一件事 唱歌

"14点,中央军委慰问驻京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晚会,总参某部礼堂;15点10分,总政'双拥晚会',中国剧院;16点20分,总后某部迎新春文艺晚会,总后某部礼堂;16点50分,海军慰问驻京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晚会,海军某部礼堂;18点40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央电视台;20点30分,全国人大委员会迎新春文艺晚会,人民大会堂。"

这是2007年2月8日宋祖英一天的演出安排记录。临近元旦和春节,是宋祖英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像这样一天演五六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习惯了忙碌的宋祖英对此总是说:"只要能站在台上唱歌,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与宋祖英合作多年的徐沛东,对宋祖英痴迷唱歌十分佩服:"在我看来,她一生就在乎一件事,那就是唱歌。记得第一次合作录音时,宋祖英很紧张,一首歌连着录了三四个小时。她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不错,但她明显看出我并不太满意。说实话,当时我没有太当回事,想着不过就是一台晚会上的一首歌,唱唱就过去了,没必要太追求完美,可宋祖英却倔强地提出要重录。当时,我心里一震。"从此,宋祖英成了徐沛东的主要合作者,两人合作的歌曲《等你来》、《辣妹子》、《爱我中华》、《大地飞歌》等等,全部是一唱就火。
在许多人看来,宋祖英天生条件好,怎么唱怎么好听。但最了解宋祖英的人都知道,她的"好听",完全是靠努力换来的。

背着小背篓来到北京之初,宋祖英一直住在房费便宜的学校地下室,金铁霖老师何时有时间,她就何时去请教。每次录音,经常是金铁霖听着都觉得差不多了,可宋祖英自己还要反复听,反复唱。"您看是不是应该再柔和一点儿,再深情一点儿?"她对完美的那份追求,对艺术的那份用心,常让阅人无数的金老师感叹不已。

song-3时至今日,宋祖英不管工作多忙,还是经常请老师给她"开小灶"。"年轻的时候还可以靠本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需要技巧。因为嗓子的机能会逐渐老化,不随时调整训练是不行的。"

也许人们并不相信,演出任务再重、场次再多、身体再累,宋祖英从没有假唱过。她说:"我没必要拿假唱去欺骗观众。我是因为喜欢唱歌才唱歌的,而不是想通过唱歌去获取点什么。只有真唱,自己才觉得舒心。"

正是凭着对歌唱发自内心、浸入骨髓的热爱和执着,宋祖英翻越了事业上的一座座高山,歌声愈发洗练醇厚。

或许,到了今天,她攀登艺术高峰的最大挑战就是超越自我。视自己为对手,她并不畏缩,因为她是一名真正的歌者,永远在享受歌唱的快乐。

承诺如歌———"不和一位喜欢我歌声的战士失之交臂"

有个来自山东的小伙子,为能亲眼看看宋祖英的演出,亲耳听她唱一曲《兵哥哥》,萌生了当一名海军战士的愿望,可参军后他却被分配到了深山中的一座军营。直到退役,他也没能等到自己的偶像,甚至没能见到大海……

这是一个流传于海军军营的故事,其真实性虽然无从考证,但它却成为宋祖英一个永远的遗憾。
"基层官兵是我们军旅文艺工作者的上帝,没有他们,我一文不值。"这句话宋祖英曾不止一次对他人说起过,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成功是幸福的,但更幸福的是被广大基层官兵所喜爱。军队培养了我,海军大熔炉锻造了我,属于我的舞台,应该永远在战士中间。"
长江抗洪大堤她去了,西藏高原她去了,驻港部队她去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从南沙群岛到北国边陲,从东海之滨到西域高原,祖国千山万水、高山海岛的座座军营,都是她纵情歌唱的舞台。为战士而歌,是宋祖英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2000年,海政文工团去驻港部队慰问演出。本来分成两个小分队,分赴不同地点演出。可这边正演着呢,那边传来消息,战士们鼓着掌非要看宋祖英。已经换好装候场的宋祖英听说后,立马请示团里,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往返两地演出。战士们的心愿达成了,可宋祖英的衣服湿透了,嗓子也累哑了。
2001年,海政文工团组织演出队去海南慰问航空兵。演出刚开始就遇上了大雨,轮到宋祖英上台时,官兵们已经在雨中观看演出1个多小时了。宋祖英心疼地说:"战友们,我少唱几首吧,大家就这样淋着,会感冒的呀。"可官兵们不答应,纷纷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宋祖英多唱几首。感动不已的宋祖英对给她撑伞的工作人员说:"请您不要为我打伞,战士们都在淋着,我也要和他们一样。"那天,尽管大雨一次又一次地哽住了宋祖英的喉咙,她却唱得特别情真意切。

song-4每次下部队,繁重的演出任务常常让宋祖英劳累得几乎虚脱,可只要是官兵来找她合影,她总是一张笑脸相迎;就是抽出化装的空当、耽误吃饭的时间,也要为战友们签名留念。一次,宋祖英在官兵们拿来签名的歌碟中发现了一张盗版碟,便把它轻轻地抽了出来。大家都知道宋祖英从来不在盗版碟上签名,可谁也没想到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正版碟,工工整整地为那位战士签下了名字。
海政文工团的同事们都说,接触过不少名演员,还没见过宋祖英这么敬业的人。不论是什么规模的演出,小到一个头饰,大到一身服装,她总是认认真真地准备。怀孕4个多月了,宋祖英还瞒着团里到部队演出,一演就是19场。

在战士们眼里,"辣妹子最好说话"。在同事们眼里,"辣妹子太好说话"。因为每次下到部队,宋祖英都会唱很多歌,只要官兵们鼓掌,她就一直不停地唱。一场演出,连续唱七八首歌是家常便饭。
一路走过,一路欢歌,一路情深意长。

无数次,宋祖英每到一个哨所就要办一个演唱专场,哪怕只有几名甚至一名听众。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和一个喜欢我歌声的战士失之交臂。"

与其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不如说,这是一名军人对基层官兵庄严的承诺。
追求如帆———让更多外国人听到中国的民族声乐

美国高盛集团前总裁鲍尔森在出任美国财政部长前,最后一次对外活动就是与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商谈宋祖英的音乐会。他问周文重:"这个对你们很重要吗?"周文重大使说:"非常重要!"

的确,这不仅仅是一个中国歌手在国外演出一次那么简单的事,这是中国民族声乐被外国主流社会认可的机会,是中国文化魅力辐射世界的机会。

1996年,宋祖英随中央电视台赴澳大利亚演出时,参观了悉尼歌剧院。站在歌剧院的台阶上,宋祖英突然有了梦想:"哎呀,我要是能在这里面唱唱歌多好。"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宋祖英有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兴奋感。冥冥中,她觉得自己应该干点大事了。

2002年12月,悉尼歌剧院传来了宋祖英的歌声;2003年11月,维也纳金色大厅挂满了红通通的中国结;2006年10月,肯尼迪艺术中心盛开了"一朵美丽的茉莉花"。3场音乐会打开了3扇中国音乐走向世界的大门,一次又一次长时间的、而非仅仅是出于礼貌的掌声献给了中国音乐和代表中华民族的歌唱家。然而,好运并没有止步于这三战三捷,2006年底,《百年留声》专辑又为宋祖英赢得了格莱美奖提名;2007年5月,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国际艺术委员会更是来京为她颁发艺术金奖。宋祖英,这位极普通的湘西女子,凭着一个山里人的执着,终于从湘西走向了世界。

宋祖英一如往昔般优雅地接受掌声、优雅地领奖、优雅地道谢,让人感觉似乎这一切有如神助,得来全不费工夫。然而,知情人却纷纷感慨地说这全是"硬扛下来的"。

song-5去维也纳演出之前,宋祖英就患了感冒;到了当地,病情非但没好,反而加重了。歌还没唱,嗓子就已经吊起来了,声音全是飘飘的。千斤巨石一声闷响砸在了宋祖英心头:这种状态,音乐会怎么办?万一演砸了,这一大帮人怎么有脸回国?看着工作人员同样忧心忡忡的眼神,宋祖英把心一横:扛!她一边大把大把地用药控制病情,一边继续练声强化技术技巧。

演出当晚,导演芙英紧张得一直不敢看监视器,当听到同事说宋祖英表现得很出色、观众们掌声很热烈时,她一下子哭出了声。观众们并不知道,那晚,状态不佳的宋祖英才唱到第五首歌全身就开始冒冷汗,汗水很快打湿了演出服;中场休息时,面色苍白的她仰面躺在地板上,一任师友们给她做着按摩。

在美国办音乐会,宋祖英的体会是"太难了!"美国不认"宋祖英"这3个字,不认推荐,只认实力。早在半年前,宋祖英就放弃了一个又一个商演的机会,安心做准备。为了在演唱、艺术及风格上都更上一层楼,宋祖英还把要演唱的12首歌设置得转换非常大,每天练声的强度很高。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爱我中华》、《龙船调》、《出嫁歌》、《好日子》、《猜调》、《小河淌水》……美国当地时间2006年10月12日,中国文化的深邃意境随着宋祖英甜美敞亮的天籁之声,潺潺地流进美国观众的心田。虽然存在着语言的差异,但美国观众"在真正的音乐中,充满了一千种心灵的感受,比言词更好得多。"(门德尔松语)那天晚上,肯尼迪艺术中心破天荒为宋祖英音乐会悬挂的LOGO下,起立鼓掌长达5分钟的观众给了一位歌唱家最好的回报。

有人说,上天太眷顾宋祖英了。有人说,宋祖英已经成功登顶事业的高峰,但此时功成名就的宋祖英却满是焦灼感。一次次走出国门,她才吃惊地发现,外国人对中国音乐还是那么的陌生。一直以来只关注"怎么把歌唱好"的宋祖英开始有了新的目标:"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快,在全世界有了一定的地位,可是文化却跟国际接轨得不够,受欧美文化冲击得非常厉害。你看看,每年有那么多的国外歌星、乐团来中国演出,票价那么高,可中国出口到国外的音乐却是屈指可数。这种现象不能再继续了。"

在悉尼、维也纳的两场音乐会,宋祖英坚持门票只赠不卖。"民族声乐走出去太少了,许多人对中国民族声乐根本不了解。如果卖票只是为了收回成本,别人又不知道宋祖英是谁,谁来买你的账?我只是希望他们来,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我们中国民族声乐。"

中华文化要传承,中华文化要远播,所有的文化现象和文化产品都是中国"软实力"的体现。文化工作者是选择狭隘的孤芳自赏、迷失自我的模仿还是选择开放吸收的融会贯通?宋祖英给出的答案是:坚守民族之魂,方能站在世界之巅!song-6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4/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