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e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changcheng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毛泽东搬进中南海每天与书为伴
《万维读者网消息》凤凰网  2012-02-06

  核心提示:因为毛泽东每天好像是睡在或躺在书堆里,大家背后戏称书籍就是毛泽东的“夫人”。甚至外出视察毛泽东都要带上这些“书夫人们”同行。

  供暖设施对于北方的住房来说,是极其重要的。菊香书屋院里的房子,以前是烧地炉子取暖的。因年久失修,火道不通。卫士们提出要装锅炉和暖气片。锅炉房设在哪里呢?太远了工程大,太近了又怕不安全。

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定了紧靠毛泽东办公室的一块空地,一个小锅炉房很快盖起来了。为了安全起见,选责任心强的卫士负责烧锅炉。

  有了小锅炉,不仅解决了冬天供暖的问题,而且喝水、洗澡都非常方便。要洗澡的时候,把水龙头一开,热水哗啦哗啦地就流进了澡盆。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以前,我每次擦澡,都是你们给我用脸盆端水,擦完了澡,还得请你们帮我把水一盆一盆端出去倒掉,真是麻烦你们了。现在可好了,已经是自动化了。”

  毛泽东的卧室在北房,办公室在东房,从卧室到办公室去,必须经过院中心。晴天倒挺好,走几步路还可以活动活动,但刮风下雨时,尤其是冰冻路滑,就显得不太方便了。如果有走廊相通,最好不过了。卫士们又提出搞一个走廊。

  尽管添个走廊很实用,但毛泽东不同意。他认为,花好多钱搞个走廊,与艰苦奋斗的精神不相符。

maolovebooks

  毛泽东还铭记着他临进北平时的那句话:我们进北京,可不是李自成进北京。

  当时,丰泽园的大门和外面的门柱油漆都脱落了不少,有的柱角连里边的麻皮都露了出来。工人们搭手架,准备重新油漆。

  “告诉行政部门,这里不需要刷油漆,过几年再修理吧。我住的地方不要和公共场所一样花那么多钱,搞那么漂亮……”毛泽东制止了修缮工作。

  然而,毛泽东对环境却别有一番审美情趣。他宁愿将庭院种上青菜变成菜园,而不要花园,他曾经将庭院周围的花盆撤去而种上蔬菜。但毛泽东对井冈山杜鹃花情有独钟,曾叫卫士寻过,但没找到。

  一生喜爱简朴的毛泽东,却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惊人的“财富”!大家猜猜看,陪伴毛泽东入睡的“夫人”是谁?

  因为毛泽东每天好像是睡在或躺在书堆里,大家背后戏称书籍就是毛泽东的“夫人”。甚至外出视察毛泽东都要带上这些“书夫人们”同行。

  这些和他相伴的书都是平时常要看的书,一叠叠有秩序地排在床铺的东半侧,等候着主人去阅读、理解和思考。毛泽东将每本书看过的部分都夹上密密麻麻的白纸条,上面有的可以看到记录上的铅笔字。这些纸条都有半截垂露在外面,好像是书的装饰物,这可能是为了便于查寻。刚看过的书籍如未看完,还要继续看时,则卷着摆放在那里。这些书籍几乎都是线装的古书,毛主席没有折书页的习惯,这可能与他年轻时在北京图书馆做过馆员有关。据说,毛泽东最后居住的“游泳池” 书房里的书和“丰泽园”收藏的书共有十多万册。一生喜爱简朴的毛泽东,却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惊人的“财富”!至今,书籍、手稿还未全部整理出来,可见这“海洋”之大之深!

  毛泽东爱书,爱读书,几乎达到手不释卷、饭茶不思的境界。他的办公室、寝室、饭桌、睡床甚至卫生间,信手拈来都是书。处处显示着书的世界、书的天地和书的魅力。

  毛主席每日同书作伴,每日与书共寝。毛主席右侧的床头桌上,放着盏台灯。只要他未在睡眠中,那台灯总是亮着伴着读书人。在灯光下的书面被照得很醒目,主席半卧着读书……当工作人员走进他的寝室时,常会看到他正在全神贯注地阅读着,一点儿也不觉察有人走进来,读到有趣之处,常常听到从他那抖动着的喉部迸发出的“格、格、格”的笑声。

  毛主席的藏书室,设在北房西侧的里间和西厢房靠北侧的两间房屋内,在占据了近一半空间的书架上,摆满了夹着纸条的书籍。其中线装书占据了大部分书架上的空间。

  中国古典的著作中,毛主席推崇司马迁的《史记》。在近代的著作中,毛主席赞赏鲁迅先生的著作,对郭沫若的著作也很关心。

  每当毛主席夜以继日地工作之后,走下工作台,说要去睡觉休息了,他的身边工作人员好像卸下了一天的重担,放松下来,脸上都堆起了笑容,像传递好消息一样,互相转告着:

  “主席要休息啦!”

  但是,时间一长大家就知道了,毛主席从办公室走进起居室,并不意味着他就要睡眠休息了,而常常是回到寝室之后,灯光仍然久久不熄,原来他又转入了另外的一种工作状态——睡在灯下看书!

  毛主席起居室里的灯光成了值班卫士观察他读书或睡眠的一个信号。所以每当毛主席进入卧室后,值班卫士就把视线盯在向南的窗子上,看着那从窗口射出来的灯光,如果这灯光一小时、两小时地亮着,或更长时间地亮着,说明还没有休息。这时,大家的心弦也就越拉越紧了,担心他休息的时间太少,影响健康。有时见灯光熄灭得早一些,值班的卫士便会把此事看成是自己值班中的成绩或幸运。1966年,“文革”爆发后,毛泽东离开了居住了17年的菊香书屋,搬到临中海西湖畔的游泳池旁的一栋普通平房里居住,开始是因为毛泽东爱游泳,经常在游泳池边看书、会见客人甚至办公,旁边的房子正好让他休息之用,时间一长,毛泽东干脆在这里住了下来,直到后来把这里变成了居住的地方。这里住房面积不大,却叫个十分响亮也十分奇怪的名字“游泳池”,好像毛主席整天都在游泳池游泳似的。其实主席因身体缘故,早不在住宅旁的游泳池里游泳了,后来干脆不放水,给池子上盖上木板。可红墙内外的人改不了口,仍管毛主席住的地方叫“游泳池”。

  而晚年重病不能游泳的毛泽东却没有再搬回丰泽园居住。

  游泳池的毛泽东客厅也兼书房,这是毛泽东晚年最后一个读书的地方。这里的书籍更是汗牛充栋,令人叹为观止。那环壁而立的简易书架,和层层叠叠的厚书,将人带进了一个充满思辨的博大世界。毛泽东这小小的书房,犹如地球的一个支撑点,将他精辟的论点和科学的预见,交给来自世界的宾客。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16/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