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changcheng
700
60

毛泽东当领袖后没站中间罕见照曝光

《万维读者网》11/28/2012

Mao Hobo Xuxiaobing

Mao Hobo Xuxiaobing

在着名摄影家徐肖冰和侯波夫妇的北京家里的大客厅正墙上,醒目地挂着一张他俩青年时期与毛泽东 主席的巨幅合影,毛主席穿中山装,没戴帽子,面容慈祥、亲切,而他们夫妇俩则全身军衣、军帽,侯波还是一脸幸福、激动的笑容,背后是葱郁的树林。令人稀罕 和奇怪的是,在这张照片里,毛主席并不是我们常见的站在他们中间,而是侯波站在中间,而毛主席站在她左边、徐肖冰站在她右边。这张照片怎么会这样与众不 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是1949年5月,正值新中国建国前夕,古都北平(今北京)百废待兴,万象更新,世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美不胜收,人们个个脸上洋溢着胜利和喜悦的笑容,大家既紧张忙碌又精神焕发,感到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一点也不觉得苦和累。  

  当时正在中电三厂(又叫北平电影制片厂,即后来着名的北京电影制片厂)照相科工作的侯波,突然接到上级领导分派的一个神圣使命,让她立即赶去香山,协 助她丈夫徐肖冰完成对毛主席会见外宾重要外事活动的拍摄任务。徐肖冰当时也在中电三厂照相科工作,担任科长,是侯波直接的上司。他俩从延安时代开始,就是 中国摄影界着名的“红色夫妻”。

  众所周知,北平已经在上年即1948年和平解放。毛泽东主席自从 1949年3月23日离开河北平山西柏坡进入北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住在离城区西北方20多公里的香山南麓双清别墅。他在这里召开中共中央会议,会见 民主人士,畅谈建国大计以及筹备开国大典的各项大事等。

  在侯波也被分派到香山拍摄现场之前,主要是徐肖冰在这里工作,他每天负责把这些珍贵场面拍摄下来。由于这些照片都属于保密范围,所以每天拍摄完成以 后,便马上由专人护送到侯波这里,她白天忙着照相科的日常工作,晚上则负责冲洗这些照片。当她得知自己将直接上香山和徐肖冰一起参与现场拍摄活动时,心情 既激动又紧张,因为这样就会与毛泽东等重要领导人近距离接触了。

  毛泽东每天在双清别墅接见许多来自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的重要客人,那天他接见的是苏联人。时值春末夏初,香山的天气和风景都非常好,蓝天白云、青山绿 水,古木参天、花草掩映,显得非常阴凉和幽静;庭院古雅、纤尘不染,楼阁精美、字画琳琅,非常适合主席在这里生活、休息、待客和开会。

  那天毛泽东的接见活动很成功,三位摄影师的工作也很顺利。除了徐肖冰和侯波夫妇,还有一个就是陈正清。毛泽东在香山的时候,也经常与摄影师们见面,但 难得有机会深入交流。一般都是开会或举办活动,由毛泽东主持,摄影师拍摄,活动一结束摄影师就离开了。主席实在是太忙了!

  可是那天,大好机会终于降临了。当会见结束后,毛泽东去送苏联客人,三位摄影师则收拾机器,准备收工,打道回府。待毛泽东把客人送走,回转身来时,目 光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几位摄像师的脸上。平时大家都不可能有机会跟主席说话的,现在眼见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轻易放弃,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主席,您 好。”毛泽东似乎什么都明白,遂笑着用手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座凉亭,说:“来吧,咱们坐坐。”

  在毛泽东的招唿下,大家都来到了这座古色古香的凉亭里。前些年在延安时,侯波常常见到主席,也多次听过他做报告,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站在他身边,她还是感觉非常非常的紧张,甚至还有些害怕。毕竟,“真龙天子”的“气场”可不是一般人马上就能应付得了的。

  毛泽东也发现了侯波的紧张不安,他指着徐肖冰,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你是延安来的摄影师,为我们拍过不少照片,这我知道,可这位女同志我还是初次见面……”

  徐肖冰抢先回答道:“主席,她叫侯波,是我爱人,也是延安出来的。”

  “好,延安出来的,是喝过延河水、吃过小米饭的。”毛泽东笑着问侯波,“你家是哪里的?”

  侯波马上说:“我是山西夏县的。”并把自己是什么时候到的延安、怎么到的延安、在延安干什么,都三言两语简要地跟主席讲了。

  听说侯波的老家在夏县,毛泽东笑着说:“啊,你是《三国演义》里关云长的老乡哟。”他风趣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那是个好地方,抗日战争时陈赓同志 就在你们那个地区同日本人打了几场恶仗……” 毛泽东笑的时候,内心的愉悦生动地反映在脸上。侯波很快消除了紧张,轻松自在了很多。

  三位摄影师又拿出他们此前拍摄的一些照片请毛泽东看,他一张一张的看得很仔细,偶尔还点评一下。可这时夕阳西斜、暮霭沉沉,天色已不早了,想到不能过 多占用毛泽东宝贵的时间,徐肖冰他们起身准备向他告辞。但是他们心里其实又觉得与主席的见面不应该就这样结束,这样的时刻可是千载难逢啊!故很有些依依不 舍和颇不甘心之感。

  果然,毛泽东这时也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他站起来爽快地说:“来,咱们一起合个影吧。”

  陈正清当即举起相机,让徐肖冰和侯波夫妇先跟毛泽东合影。侯波这时又紧张了,她要请主席站在中间,而他们夫妇俩则一左一右站在主席两边。毛泽东却笑着 说:“不行,不能这样站。女同志是半边天,今天你代表半边天,你得站中间。”侯波也就只好照办,老老实实这样站着,但心里却更加紧张。

  就这样,毛泽东不由分说地站到了侯波的左边,徐肖冰则站在侯波的右边。三个人站好后,陈正清及时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一张珍贵的照片便诞生了。

  侯波后来回忆说:“当时我很尴尬,也不知道怎么才好,心里又高兴又不敢讲。后来很多同志看了这张照片就说我,你怎么不让主席站在中间呢?这张照片照完以后,我一直没拿出来过。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才敢挂起来的。”

  这是侯波第一次与毛泽东合影;在以后跟随毛泽东拍摄照片、走南闯北的12年里,这也是侯波与毛泽东唯一的一张合影,同时还是侯波与徐肖冰夫妻与毛泽东唯一的一张合影。几十年后,这张照片被他们夫妻放得很大,一直挂在他们家的大客厅里。

  再说,毛泽东在成为我党我军的领袖之后,像这样与一对普通夫妻合影并且不是站在他们中间,大概是空前而绝后、至少也是极罕见的一次了,可见这张照片的 珍贵。它不仅对于侯波与徐肖冰夫妻及他们的小家庭而言是珍贵的,而且对于整个中国摄影史、中国革命史、毛泽东历史而言也是珍贵的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11/29/2012 |
©2008-2012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