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cheng
700
60
首?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生

旅游?影

?于本网

丹麦学者斥中国崩溃论:中共胜过苏共

《万维读者网 》8/29/2015

d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宣称“中共统治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中国现有政体在今后一二十年内必然崩溃”,沈大伟的“中国崩溃论”受到部分学者的反驳。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8月24日报道称,中国的改革是否已停滞,中共执政走向衰败?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柏思德教授(Kjeld Erik Brodsgaard)8月在国大东亚所国际学术论坛表示,他并不认同沈大伟提出的“中国崩溃论”看法。

  针对沈大伟的大胆预言,柏思德表示不认同,理由是中共仍认真地尝试推进渐进式的改革,中共统治也没有即将崩溃的迹象,否则它去年不会收到共2,100万份入党的申请书。相比之下,当年苏共垮台前夕,申请入苏共的人数寥寥无几。柏思德点评说,有如此庞大的人数想入党,可见入党仍然被视为“成功”的象征。他也强调,外人可能看到中国的政治制度存在各种问题,但是改革不一定是以民主为终点的单线道路,改革过程可能会出现反复,也可能卡在中间。

  在分析中共未来发展时,他归纳了学术界的看法。他提出,学术界目前可分成三派;第一派学者认为中国最终将走向民主,但具体时间未定;第二派学者如黎安友(Andrew Nathan)则认定中共政权稳定,最终将转型为威权政权;而包括沈大伟在内的第三派学者,则认为中共政权非常脆弱,最终将走向崩溃。针对最后一派的学者,柏思德认为,他们一般受到希望看到中共“消失”的主观愿望影响。

  柏思德表示,资本主义社会是“阶级分层”的社会,发挥主导作用的是资本,社会主义社会则是“级别分层”的社会,社会中的最大主导力量是政治力量。

  在中国,中共是创造和维持现有级别分层社会的最主要社会兼政治力量,不仅中共领导干部是现行制度的受益者,中国经济的关键领域也纳入了这个“级别分层”的社会中,成为权力组成部分。至于私人企业的超级富豪,中共也尝试将他们纳入政协等组织中。

  柏思德总结说,中共经历了重生与自我更新,已从群众政党转变成精英政党,它现在更重视党员的质量而非数量,并保持非常复杂的级别制度。而要了解中国政治,就不能不研究中共及其统治机制,学者需要研究中共的内部运作,并将其做法与理论转化为普世、与其他制度有可比性的解释框架。

  另外,澳门大学政治系教授陈定定也反驳了沈大伟的观点,陈定定表示,沈大伟在文中列举证明中国即将崩溃的标志。然而,进一步分析内容之后,你会发现沈大伟的结论依据的是错误的事实,以及对中国近年来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状况的错误解读。

  首先,他声称中国国内的富人正在逃离中国。事实上这并非真相的全部。虽然有许多中国富人已经移民加拿大等国,但其中大多数人仍在国内做生意,也就是说他们仍然看好中国的未来。有相当一部分富人把资产转移到海外是为了避开腐败调查,这与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没有任何关系。不仅如此,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选择回到祖国,这是因为他们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

  第二个标志是政治压迫和中共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关于中共“不安全感”的论断由来已久。事实上是无论中共做了什么,你都可以说它很快会寿终正寝。假如中共扩大开放,你可以说公民社会将会揭竿而起,推翻现政权;假如中共延续压制政策,你又可以说这样会滋生不安全感,最终导致中共崩溃。

  第三,沈大伟说中国官员给人的印象是木讷而无趣。可许多中国官员一直都那样,所以这一论断毫无新意。这显然无法支持沈大伟的“中国崩溃论”。

  第四,沈大伟指出中国存在大量腐败现象。关于中国腐败问题的严重性,沈大伟说得很对。但他忽略了一点:反腐运动到目前为止非常成功,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得到了公众的支持。腐败官员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无力反抗。

  很显然,民众目前对中共的支持程度比过去十年还要高。无视这一事实就会严重误读当代中国政治。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tiantanshanghai

南开外文系英语专业1965届纪念网及各系各届校友/各界朋友信息交流网站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9/03/2015 |
©2008-2015 OURENGLISH,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