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拜访老同学黄浩树与洪志文

吴则田(1965届)2012年5月13日

我自四月底抵广东虎门探望女儿后,一直希望有机会看望黄浩枢(1962届)、洪志文(1962届)和周海萍(1962届)三位老同学。

三年前,苏智娟(1962届)从加拿大回南开时,黄浩枢和陈水明曾满怀友情,不远千里去母校,参加老同学聚会。 黄浩枢1957年与其他四位调干生从西安外国语学院俄语专业转到南开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学习,毕业 后留校任教。为与爱人团聚,1972年调往西安外国语学院,1986年二人又调到老黄的老家广州,到成立不久的石油部广州外语培训中心(后改为石油大学(广州))工作,成为他们学校举足轻重的人物。当时该校仅有五位教授,他们家就占二位,夫妇二人均担任英语与俄语教学与领导重任。当然,学校对 他们也不薄,在广州市中心,分给他们一套三室二厅带电梯的大单元房,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待遇。然 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知,随着国家教学体制改革,国家各部不能有直属院校,但可办培训中心。石油部不愿丢掉石油大学(广州)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就把大学变成培训中心,成了企业单位。 他们退休后转入社保,待遇比高校差了很多, 但是单位福利不错。

huang
黄浩枢夫妇

2002年,老同学聚会时,洪志文曾去母校一次。但十多年了,一直未再见过她。二年前罗素冰来广东东莞 探亲时曾说,如有可能,她想见见洪志文和周海萍。这次我到东莞虎门后,与老黄约好,有机会去广州,一定去 看他,并请老黄想法和洪志文和周海萍进行联系。

hong
左起:吴则田、洪志文、黄浩枢

月十二日有便车去广州,便告知老黄。当天中午我到广州后,请他到约定地点接我去他家小叙。到他家后,已下午二点,老黄告诉我周海萍联系不上,但已联系到洪志文的新电话。在同学通讯录上,洪志文有个电话,这个电话能打通,但从未有人接。原来那个电话是她儿子单 位电话,不知何故无人接听。还有人说,老洪耳朵不好,听不见。这次这个020--89057071家中电话,一拨就通。 电话接通后,和她交流并无大碍,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耳朵聋,不能听电话。她耳朵有点背,但不影响交流。 电话接通后,她希我第二天或第三天到她家作客。当我告诉她,日程已定,当天晚上要离开广州后,她当即请 老黄陪我到海珠区赤岗,去她家作客。所幸,老黄家门口有个93路正好到她家附近的赤岗。下午三点,我和老黄 到赤岗车站时,洪志文早已在车站迎候我们。她除了身体略胖外,尽管已七十八岁,白哲秀丽得面孔,仍不失当年南国新加坡姑娘的风采。洪志文从南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南京工学院,1986年调到比较热门的广州商学院。目前和儿子汪伟明、媳妇及孙子住在宽敞明亮的三室一厅单元房中。她除了血压略高(140以内)、膝关节有点炎症走路不方便外,身体还比较好。头几年还接送孙子,现在不用接了。每天到附近菜场买菜。因关节不好,上楼不方便, 所以,每天都买,但量都不大。得知我晚上要回虎门,她和她儿子汪伟明执意请我和老黄在附近餐馆吃了顿饭。吃 完饭七点,我和老黄八点返回市内。八点多,我搭便车回虎门。

虽然和黄浩枢和洪志文二位老同学相聚时间短暂,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满意快慰感觉。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5/16/2012 |
©2008-2011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