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健康
Health
大千世界
The World
校友之窗
Alumni
文学与翻译
lit. & Trans.
老师领导
Teachers
65届毕业生
Graduates
忆南开
Memoirs

温故篇
Poetry
旅游摄影
Photos
关于本网
About Us
alumniemblem
南开大学外文系英专1965届及各届校友纪念网站
欢迎来到《校友之窗》
 

骆玉笙演唱的京韵大鼓《剑阁闻铃》

刘士聪(1965届) 供稿

骆玉笙《剑阁闻铃》是一篇优美动人的抒情诗,是清代韩小窗所作。 描写唐玄宗避安史之乱,唐明皇在马隗坡赐死杨玉环以后,继续入蜀。西行途中夜宿剑阁,在冷雨凄风伴随叮咚作响的檐铃声中,思念惨死马嵬坡的爱妃杨玉环,一夜未眠到天明的情景。

骆玉笙演唱了多半个世纪的《剑阁闻铃》,如今已成为一代绝唱。所录制的唱片,销售量超过了50万张。为此,骆玉笙于1989年获得了中国唱片公司颁发的“金唱片”大奖。

京韵大鼓唱词

马嵬坡下草青青,
今日犹存妃子陵,
题壁有诗皆抱恨,
入祠无客不伤情。
万里西巡君前去,
何劳雨夜叹闻铃。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
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
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
好容易盼到行宫歇歇倦体,偏遇着冷雨凄风助惨情。
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听窗外不住的叮当连连地作响声。
忙问道:“外面的声音却是何物也?”
高力士奏:“林中雨点和檐下金铃。”
这君王一闻此言,长吁短叹……
说:“正是断肠人听断肠声啊!”
似这般不作美的铃声,不作美的雨呀。
怎当我割不断的相思,割不断的情。
洒窗棂点点敲人心欲碎,摇落木声声使我梦难成。
当啷啷惊魂响自檐前起,冰凉凉彻骨寒从被底生。
孤灯儿照我人单影,雨夜同谁话五更。
从古来巫山曾入襄王梦,我何以欲梦卿时梦不成。
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莫不是衫袖难禁午夜风。
莫不是旅馆萧条卿嫌闷,莫不是兵马奔驰心怕惊。
莫不是芳卿心内怀余恨,莫不是薄幸心中少至诚。
既不然神女因何不离洛浦,空叫我流干了眼泪盼断了魂灵。
一个儿枕冷衾寒卧红罗帐里,一个儿珠沉玉碎埋黄土堆中。
骆玉笙连理枝暴雨摧残分左右,比翼鸟狂风吹散各西东。
料今生璧合无期珠还无日,但愿得泉下追随伴玉容。
料芳卿自是嫦娥归月殿,早知道半途而废又何必西行。
悔不该兵权错付卿义子,悔不该国事全凭你仲兄。
细思量都是奸贼他把国误,真冤枉偏说妃子你倾城。
众三军,何仇何恨和卿作对。可愧我想保你的残生也是不能。
可怜你香魂一缕随风散,却使我血泪千行似雨倾。
恸临危,直瞪瞪星眸,咯吱吱的皓齿,战兢兢玉体,惨淡淡的花容。
眼睁睁既不能救你又不能替你;
悲恸恸,将何以酬卿又何以对卿。
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 我的妃子呀!
一时顾命诬害了你,好叫我追悔新情忆旧情。
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
再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内祝长生。
我二人夜深私语到情浓处,你还说恩爱的夫妻世世同。
到如今,言犹在耳人何处,几度思量几恸情。
窗儿外铃声儿断续雨声更紧,房儿内残灯儿半灭御榻如冰。
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
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请听骆玉笙演唱的《剑阁闻铃》: 骆玉笙

骆玉笙简介】

骆玉笙骆玉笙,京韵大鼓大师,1914年生,艺名小彩舞,她9岁拜苏焕亭为师学唱京剧老生,14岁在南京登台清唱,17岁正式改唱京韵大鼓。1934年拜鼓王刘宝全的弦师韩永禄为师学唱刘派大鼓曲目。她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在“刘派”基础上,又集“白派”、“少白派”之长,充分运用和发挥她那甜美的嗓音,宽广的音域,尤其是带有一种自然悦耳的颤音,创造形成了令人喜爱的“骆派”京韵大鼓。她长于歌唱,尤以激越、挺拔的“嘎调”最为动人,被誉为“金嗓歌王”。《红梅阁》是骆玉笙的代表作,她那哀婉曲折的行腔,时而深沉,时而激越,动人心弦。如:“都只为粉黛多情含冤死,就是薄命的佳人叫李慧娘。”唱腔上句是慷慨激越的高腔,下句则是迂回婉转的下行低腔,鲜明的旋律对比唱出了歌者对李慧娘诚挚的同情,引起听众的共鸣。犹以“粉黛多情”一句“嘎调”直上云霄,撕人肺腑,几经跌宕,再落入深沉有力的甩腔,成为流传一时的佳唱。

《剑阁闻铃》是一篇优美动人的抒情诗,是清代韩小窗所作。描写唐玄宗避安史之乱,西行途中夜宿剑阁,在冷雨凄风伴随叮咚作响的檐铃声中,思念惨死马嵬坡的爱妃扬玉环,一夜未眠到天明的情景。这首名篇被大鼓艺人演唱了近一个世纪(先是山东大鼓艺人演唱),终以“骆派”京韵大鼓将它推向了顶峰。骆玉笙以韵味浓郁的歌喉唱出了唐明皇既悔且哀,对心上人的无限思念之情。加上配以新颖的鼓套,悦耳的丝弦伴奏,鼓箭轻敲慢击,弦声如泣如诉,使人如醉如痴。当唱到“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一段时,感情真挚深沉,听来令人回肠荡气,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骆派”演唱风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骆玉笙演唱了多半个世纪的《剑阁闻铃》,如今已成为一代绝唱。所录制的唱片,销售量超过了50万张。为此,骆玉笙于1989年获得了中国唱片公司颁发的“金唱片”大奖。

 

据鼓曲《剑阁闻铃》改编的诗

作者:刘为光

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万里西巡君前去,何劳雨夜叹闻铃。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陈元礼,带领军卒保驾行。叹君王,万种凄凉心儿碎,哀明皇,千般寂寞泪儿倾。 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观景。终盼到,行宫旅馆歇倦体,偏遇着,冷雨凄风助惨情。 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窗边外,连续不断叮当声。忙问道:外面声音是何物,高卿奏:林中雨点檐下铃。 君王闻言长吁叹,断肠人听断肠声。铃声不美兼愁雨,相思不断难割情。冷雨洒窗人心碎,枯木摇落梦难成。 当啷啷,惊魂响自檐前起,冰凉凉,彻骨寒从被底生。孤灯儿,斜照我独人单影,雨夜儿,又同谁宿话五更。 从古来,巫山曾入襄王梦,今却何,欲梦卿时梦不成。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莫不是,衫袖难禁午夜风。 莫不是,旅馆萧条卿嫌闷,莫不是,兵马奔驰心怕惊。莫不是,芳卿心内怀余恨,莫不是,薄幸心中少至诚。 神女因何恋洛浦,孤王苦盼断魂灵。枕冷衾寒卧红帐,珠沉玉碎埋土中。雨摧连理分左右,风拆比翼各西东。 料今生,珠连璧合终无日,但愿得,泉下追随伴玉容。料芳卿,自是嫦娥归月殿,既如此,宁弃江山不西行。 悔不该,兵权错付卿义子,恨不应,国事全凭你从兄。细思量,都是奸贼把国误,真冤枉,偏说妃子貌倾城。 众三军,何仇恨与卿作对。可愧我,孤力难保你残生。可怜你,香魂一缕随风散,可叹我,血泪千行似雨倾。 星眸真瞪临危处,皓齿连打紧张声。三军一怒惊玉体,寒光一闪落花容。枯坐冷塌掩面泣,悲恸无言难对卿。 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一时间,仓皇顾命诬害你,好叫我,追悔新情忆旧情。 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再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内祝长生。 我二人,夜深私语情浓处,你还说,恩爱夫妻世世同。到如今,言犹在耳人何在,只落得,几度思量几恸情。 铃声断续雨声紧,残灯半灭榻如冰。柔肠百结结欲断,泪珠万点点通红。 君王无眠悲至晓,内宦启奏登前程。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3/24/2012 |
©2008-2011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