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umniemblem
700
60
首页 健康 大千世界 校友
师生

旅游摄影

关于本网

纪念金隄先生逝世10周年专刊

November 7, 2018

jin

star《百度-知乎》这样介绍金先生:

金隄先生1921年出生于浙江吴兴(今湖州)。1945年毕业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同年开始任美国驻华新闻处翻译,历二载,改任北京大学英语助教及文科研究所研究生。1949年初,北京和平解放后,参加解放军四野南下工作团;不久,回到北京中央军委机关任编译。1955年转业北京《中国建设》英文杂志社从事编辑、翻译工作;1957年转到南开大学执教;1977年调往天津外国语学院,历任教授兼翻译编审。金隄曾任英国牛津大学、美国耶鲁大学、圣母大学、德莱赛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全美人文学科研究中心、华盛顿大学等单位研究员或客座研究员,美国俄勒冈大学客座教授。

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尤利西斯》于1922年巴黎首次出版后,直到1993年底首个中译本才出现,它的译者就是翻译家金隄。翻译家金隄于2008年11月7日在中国北京去世,享年87岁。

金先生是“天书”《尤利西斯》的中文首译者。对于翻译,金隄的主张是,“在整体效果上要追求最大可能的相当性。虽然文体不能完完全全地翻译过来,但内文的意思是可以准确地译出,虽不至百分之百,但亦可以极其所能,取得最大的相等效果。”

作为翻译家,金隄最重要的成就就是耗费16年翻译完成的《尤利西斯》。而另一个更著名翻译版由著名翻译家萧乾和夫人文洁若合作完成。作为《尤利西斯》的首位译者,金隄的名字十几年来一直被萧乾、文洁若夫妇的光环笼罩。

翻译“天书”《尤利西斯》曾令中国翻译家们望而却步达半个世纪之久。1978年,在南开大学讲授翻译课的金堤应中国社科院之邀尝试翻译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之后,金隄用一年时间才完成了5000字的《尤利西斯》译稿,填补了我国翻译《尤利西斯》的空白。1982年,金隄前往美国之后开始潜心翻译《尤利西斯》。1993年底,金隄在台湾出版了《尤利西斯》上卷,这是首部《尤利西斯》中文版。

金堤于1993年底在台湾九歌出版社出版了《尤利西斯》(上卷)后的几个月,1994年4月,萧乾夫妇合作完成的《尤利西斯》(上卷)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当年10月,《尤利西斯》全译本推出,而金隄的全译本直到1996年才姗姗面世。而翻译界对这两个版本《尤利斯西》比较一致的观点是,萧译本基本上属于直译,采用的语言比较通俗直白。而金译本对一些句子做了一定调整和变化,语言比较流畅,更具有文学性。

两个译本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由于金隄版本出版在前,有人甚至批评萧乾夫妇有部分抄袭金隄的嫌疑,但金堤曾表示,“我觉得,虽然他们出版的时间迟过我,但不可以说人家就是抄袭,再说萧乾与文洁若都是老一辈翻译家,大家应该尊重他们。”

金隄与《尤利西斯》的接触,时间可以追溯到他的读书时代。1939年金隄进入西南联大外文系,这一年萧乾远赴伦敦。与萧乾一样,金隄也是在课堂上接触的乔伊斯和他的《尤利西斯》。 7年之后,金隄在北京大学西语系读研,师从燕卜孙。后者对当时的英语文学新作和乔伊斯这样的文坛奇人兴趣浓厚。兼任助教的金隄在燕卜孙的指导下研读英语小说,《尤利西斯》也在其中。后来金隄在文学翻译上专攻乔学,乃至翻译《尤利西斯》,都是从那时开始的。

与萧乾夫妇不同,金隄翻译《尤利西斯》更具有“传道”的味道。他不想使这部西方名著被“禁斥在门外”。早在1981年他选译的《尤利西斯》第二章,就收入《外国现代派作品选》。此后在袁可嘉的鼓励下,金隄开始集中研究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并着手翻译。 1986年,《世界文学》上刊载了金隄的译文。次年,金隄将先后译出的《尤利西斯》第二、六、十章全文和第十五、十八章片段交付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虽然是选译,但这毕竟是国内首个《尤利西斯》中文单行本。

单行本发行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向金隄约译《尤利西斯》。当时金隄认为,译《尤》没有十年恐难成就,所以建议先出选译。人文社不同意选译。双方由此作罢。等到1993年台湾九歌出版社先出版了金译本一至十二章之后,人文社才于1994年4月推出金译本。

金隄翻译《尤利西斯》是有所准备的。他广泛接触了国外乔学专家,这里就有乔学权威、乔伊斯传的作者理查德•艾尔曼,他们就《尤利西斯》数次深入探讨,金隄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少真传。后来金隄面对围剿据理反驳,有九分的底气来自理查德•艾尔曼。

金隄是卓有成效的乔伊斯研究者。他撰写的长文《西方文学的一部奇书》,1986年被《世界文学》第一期转载,1998年同一个刊物又以《乔伊斯的人物创造艺术》为题再次刊发,可见在90年代末金隄的研究成果堪称一流。金隄还是等效翻译的提倡者,他的译文水平要达到的是让“中文读者和英语读者一样体味这部巨著”。当然他自己也承认:要彻底达到这一水平是不可能的。这其中的道理是不言自明的:所谓美文不信,信文不美。总之,金隄对自己的译文还是满意的,但使他不满的是,就在他的翻译接近尾声时,另一个译本也即将完成,更使他不满的是,译者之一还是大名鼎鼎的萧乾!

花开就是一枝红

金隄早萧乾夫妇10年翻译《尤利西斯》,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当时我国尚未加入版权公约,所以对谁来翻译并无限制。而且萧乾夫妇在文名和文笔上,都占上风。不仅如此,在人脉上,金隄更不能与之相比。所以后来就出现了极不对称的对峙。

萧乾夫妇的特点是,一边翻译一边发表。如,他们译的瑙西卡一章刊登在《外国文艺》1993年的第五期上,卡里普索刊登在《世界文学》1993年的第三期上,连香港的几家报刊都选载了《尤利西斯》的章节。结果是大家都知道萧乾夫妇在翻译《尤利西斯》,因为每家杂志刊出来的仅有一章,所以又吊足了读者胃口。

另一方面,译文社也在为《尤利西斯》大造声势:印发宣传海报,接受媒体采访,搞签名售书,开研讨会,凡是有助于《尤利西斯》发行的现代促销手段,无一没有用上。

外国记者更是不甘人后。美联社驻京首席记者采访萧乾后,将采访稿件“发到世界上百家报刊”,结果是1994年前后,到处都是萧乾夫妇的《尤利西斯》。

译林社和译者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压倒金隄的人文版。其实此时金隄的第一卷已经由台湾九歌出版社出版,不过出的是繁体版。等人文社推出简体版的时候,译林社的版本已经抢占了大半个市场。与人文社的4万销量相比,译林社的14万可谓大获全胜。萧乾在信中也说“我们是胜利者”。

金隄对此做出强烈反应是意料之中的。他在接受王振平的采访时还愤愤不平:“我们虽然都翻译了《尤》,但动机和过程确实有很大不同。撇开翻译方法不谈,我觉得他们的致命伤是一味地去赶市场。如果不这样,他们的译文质量肯定会比目前要好。”其实萧乾夫妇的译本未必不好。问题的关键正如金隄在2005年的新版前言中所说的,很多读者书店里很难购到他的译本。

原来还想“拥抱”金隄的萧乾在得知对手逢人就发牢骚后,放弃了一相情愿的设想。但他还是不顾译林社和文洁若的反对,坚持在“《尤利西斯》大事记”里写上金隄的名字。萧乾毕竟是萧乾。其实在这场文案中,真正的胜利者唯独不是萧乾。

金先生主要译作:

英译汉:《绿光》(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女主人》(作家出版社,1956年);《神秘的微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84年);《尤利西斯》(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

汉译英: 沈从文《中国土地》(与作家白英合译);白居易《白马集》(伦敦Allen of Unwin, 1949年);《赵一曼传》(合译,北京外文出版社,1960年)

金堤获得了以下奖励:

1986年获得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著作二等奖(《论翻译》)。
1988年获得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著作一等奖(《西方文学的一部奇书》)。
1994年1月获得台湾1993读书人最佳书奖(《尤利西斯》)。
1997年12月获得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终身成就奖)。
1998年获得新闻出版署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尤利西斯》)。
2001年被中国译协授予“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
2005年获得爱尔兰翻译家协会荣誉会员称号。

star《尤利西斯》的开卷人物形象(初稿)

star《尤利西斯》原著的韵味何在?(初稿)

star 金隄教授逝世五周年祭 (2013年刊于本网)

nk

ball 南开主楼和校歌

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classicdivider

南开外文系英语专业1965届纪念网及各系各届校友/各界朋友信息交流网站

newyearwish


| Contact 联系 | Last Revised 01/28/2018 |
©2008-2018 NKENGLISH65, NONPROFIT WEBSITE | POWERED BY BLUEHOST.COM